正义本义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梦轩小说),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正义本义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这条微博上有一张图片,是一个画框,画的内容被打了码,但无论是尺寸大小,还是画框的样式,都跟他卧室上那副齐白石的虾一模一样。

    见沈平泽的注意力集中在画上,逐阳也终于走出自己的情绪,出声解释道:“这是齐白石画的虾,很巧妙逼真对吧?一张画几百万呢,是一个同样写文的朋友送我的。”

    那时候的逐阳还不是大神,只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小伙子,可能刚写火一本书,语气中满是少年豪情壮志。

    沈平泽总会若有若无看向逐阳,看者他惊恐但又不得不诉说自己的经历,眼神中的情绪确确实实是骗不了人的,至少沈平泽目前还没发现什么蛛丝马迹。

    “锅会莫名咕噜咕噜尖叫唤,甚至在我靠近那一刻猝然炸开,如你所见,我买了三个锅备用,现在已经一个都不剩了。”

    “正如你所说的,正常朋友哪有送这么昂贵东西的,更何况,这么昂贵的东西他不保管好,而是大大咧咧放在卧室最显眼的地方,那一定有问题。”

    沈平泽又看,这实在是一个异常干净的厨房,一点油烟的痕迹都没有,他轻声问道:“那这段时间,你的伙食怎么解决的?”

    ……他已经去世了。

    沈平泽若有所思,靠近电视柜,伸手摸了下,捻了捻手指,并未作答。

    脏话倒是没有,但沈平泽感觉吧,这可能比脏话还让逐阳来得难受。

    沈平泽继续说:“他刚刚说喜欢看电视,我摸电视的上缘,是一层厚厚的灰,当然这也代表不了什么,但我没有在沙发、茶几等常见的地方看到遥控器,他真的经常看吗?”

    “你凭什么写文?下水道的老鼠也想走到大众面前吗?”

    系统精神一震:“泽泽!肯定就是这个人!”

    逐阳每到一处,就语气激动地讲述着他曾经被恐吓的每一瞬间。

    沈平泽象征性安抚:“唉,太惨了。”

    据逐阳所说,卧室是除了书房外,他所能感受到它最多的地方。

    作者有话要说:

    “你写的什么烂东西啊?没有人会喜欢的,你一个人扑街一辈子吧!”

    逐阳倒也不需要他的回应,又带着他前往下一个地方——厨房。

    系统不解:“……啊?什么意思呀?”

    沈平泽不回答,他打算再观察观察。

    那确实是很多年前了。

    他是当之无愧的昔日大神,写出无数让人拍案叫绝的巨作,即使跳开时代的思维去看,每一部作品都是无比地让人惊艳。

    他说:“这里…就在这里……我有每天看电影做笔记汲取灵感的习惯,但最近,只要我一打开电视,电视就会自动跳转电影。

    沈平泽想了想,突然肯定了系统的想法:“我觉得你说得对。”

    系统说这话的语气啧啧称奇,明显感到很不可思议,毕竟局限于自己阶层,很难送出超出阶层的东西,而一个小说作者,再怎么精明有商人的头脑,也不可能收到一副价值几百万的画作吧?

    “偏偏它仿佛跟住在我心底的怪物一般,洞察着我每一刻的想法,无论是挑选的电影,亦或者是暂停慢放倒回,都恰到好处。”

    逐阳倚靠在墙上,苦笑道:“外卖,速食,什么来得方便就是什么。”

    沈平泽笑了一声:“刚刚我摸那书,书上痕迹多不假,但边角凌乱,折痕到处都是,笔记好看是好看,跟做阅读理解一样,有用吗?”

    “还有厨房,他厨房也太干净了吧?注意,是一点使用过的痕迹都没有,并不是近期没使用。”

    上面确实是拥有两种笔迹,一个笔迹娟秀工整,在书上细细刻画,写满了注释注解,确实是相当认真地在做着笔迹。

    逐阳神情疲惫不堪,语气里满是惧怕:“每一天,每一处,我都会发现这里的不对劲,但没人相信我,警察来了就去,都认为我是彻头彻尾的疯子。”

    他上前,随便拿了一本书下来,哆嗦着手,摊开给沈平泽看。

    系统:!!!

    紧接着他们又来到下一个地方,是书房,也是昨天就反复被逐阳提起的地方。www.nianxuan.me

    感谢阅读啵啵啵!谢谢大家的营养液!俺的营养液越来越多啦(羞涩)昨晚突然来了灵感,编出了一个文案《我被一群系统养大啦》求收藏鸭感谢在2024-02-1119:50:44~2024-02-1218:24:1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此去经年6瓶;椒椒美人、墨夕、催更的k、糯米冰糖葫芦1瓶;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那逐阳与送画者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呢?

    系统夸完后,就又开始询问了,语气间满是疑惑:“其实一开始我还在想,他提到那个送他画的朋友有没有问题,毕竟,正常朋友谁送几百万的画啊?”

    “扑街,你就是个扑街!”

    但在沈平泽坚持不懈地搜查下,还是找到了以前的痕迹。

    如此便算参观完毕了。

    “你好脏啊,别人看见你会不会笑话?小孩会不会哭?”

    直至这时,当细细看过逐阳每一条微博后,沈平泽才算真正懂得了昨天那条点评逐阳为商人的真正含义。

    系统彻底哑然,沦为夸夸怪:“泽泽好棒!泽泽是永远的神!”

    沈平泽无奈扶额,在客房的沙发上坐下,看着客房也依然满满当当的书,问系统说:“一个爱看书的人,会让自己的书凹凸不平吗?”

    毕竟就从他进门的那一瞬间起,系统播报声同时响起:“泽泽!真的有新任务!是写出一本惊世骇俗的作品。”

    更别说给自己笔下的角色过生日,过任何的纪念日,确确实实的冷酷无情。

    沈平泽抬眸,并没有询问那个朋友是谁,说:“确实很好看。”

    “你这种阴暗的人也配写文?”

    ……

    那他说的是谁?所谓的幻影、超能力者,作怪的人,又真的存在于此吗?

    屋外电闪雷鸣,雷声一声比一声大,大肆释放着不好讯息,天色也逐渐晚了下来。www.yanran.me

    【作家逐阳:这次新书大爆,谢谢大家的支持!我会加油的!以及,小小炫耀@小小太阳送的礼物,给大佬比个大大的心!】

    沈平泽沉思:“他刚刚好像说……对方也是写文的朋友,我们或许可以在网络上尝试寻找一些蛛丝马迹。”

    逐阳这次更加扩充说明了:“书房……书房是我最长待的地方,这里的每一本书我都看过,做过笔记,但我还是丝毫不懈怠的翻开一遍又一遍,只是为了我的文,能更流畅,以更完美的方式表达出来。”

    系统相当激动,语气还美滋滋的:“泽泽真棒!随便来个地方就激发了任务,所以,这应该就是逐阳的愿望吧?因为执念所以产生超能力,但自己不知道,所以老是觉得家里有多的人?”

    沈平泽进去,第一眼便瞧见了床上方悬挂的一张图,画的是虾,活灵活现,生动到下一秒似乎就要从画中爬出一般。

    沈平泽一听,就知道系统误以为他只是为了安慰它,所以故意说出来的鼓励。

    它无比害羞道:“泽泽,我只是猜测而已,你对我太好啦。”

    “这里是被入侵的重灾区,我看着书,书旁会留下截然不同的笔迹,上面写满了对我的恐怖诅咒,还有各种各样的威胁。”

    系统知道,撒娇嘛,泽泽最吃这一套!

    只可惜落寞多年,好几年没产出过任何作品,读者好不容易得知他的消息,居然就是生与死的相隔。

    沈平泽礼貌回应,语气相当真挚:“没关系的,我相信你。”

    说干就干,沈平泽最先从微博找起。

    沈平泽嘴角挑起一丝微妙的弧度:“低调。”

    沈平泽点头,眼睛弯弯,点开了“小小太阳”的微博,却无意间看到了一个让人无比压抑的消息——

    沈平泽抚摸了下凹凸不平的纸张,再度颔首:“我知道了。”

    系统沉思:“泽泽,那你的意思是……?”

    来到客厅的电视。

    他们最后一站,也就是逐阳的卧室。

    小小太阳,死于今年的三月份。

    沈平泽被逐阳带往客房,听系统的疑问,他耸肩道:“说不定呢。”

    他们兜兜转转逛了房间内的每一个地方,影音室、电脑房、游泳房等,到处都有“超能力者”的痕迹。

    “我很喜欢做菜,做菜让我感到美好,但最近,只要是做饭,菜刀上就会流出泊泊鲜血,迅速染红我的手指,以及我正在处理的菜,根本不给让我做饭。”

    沈平泽进了门,换好拖鞋,任由逐阳带着他,慢慢参观这个奢华却冰冷的豪宅。

    “经过这件事后,我真的不敢再碰厨房了,对做饭也完全丧失了兴趣。”

    另外一个笔迹张狂肆意,用血红血红的笔迹写着,满是无厘头的述说、咒骂,与侮辱。

    逐阳的微博并没有设置几天可见,古早时期的发言都清晰可见,一目了然,大大减轻了他们的搜查难度。

    他的微博近些年少有朋友,也没有任何日常,只有每日转发的书出版、书改编,从不跟读者交流,从来不在网络上分享自己的任何东西,像一个面无表情的转发机器。

    系统琢磨:“我感觉吧,受难最严重的,一个是书房,一个是卧室,而且感觉都与写书的事情有关,不会是同行太过于嫉妒,所以激发超能力,故意搞他心态吧?”

    这些都是小的细节,完完全全跟逐阳述说出来的那个自己对应不上。

    系统一听,就知道沈平泽必然是有自己的想法,忍不住询问道:“泽泽……我是不是又说错了呀?哪里错了?你告诉我好不好呀?”

    《全家反派,但穿越者》最快更新 [lw77]

    沈平泽摇摇头,笑道:“不是的,我真觉得那个朋友有问题,这算是我们的突破点。”

玄幻小说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