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亦杉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梦轩小说),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多多亦杉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瞧着他身前的血迹,她又回过惊醒了过来。

    直到这时,他满心的杀戮**才缓缓平息下来。

    “是我。”

    “你来做什么。”他转身背对着姜容,厉声喝道。

    “我带你出去。”

    一片兵荒马乱。

    但是遭遇截杀的并不是御船。

    眼泪说流就流,她慌得不知道如何是好,连连尖叫:“你怎么样?”

    房门被敲响,裴池以为是自己哪个下属,随口应道:“进来。”

    下属一阵心惊:“大人,这可是陛下赏给你的黑玉膏,就这么一瓶……”

    甲板上已经砍杀了起来, 想必是水匪已经登船,舱内被人放了火, 四处都是浓烟,她又不擅水性, 根本无处可逃。

    好在那个小姑娘安然无恙,裴池叹息着,将剑收鞘。

    裴池好不容易找着姜容,尚未来得及张口叫她,胸口便一阵刺痛。

    裴池便将姜家这一波老弱妇孺带到了那艘船上。

    裴池这才回了自己房间,低头处理被姜容弄出来的伤口。

    “啰嗦!让你去便去!”裴池冷声喝道。

    裴池整个人都跳了起来。

    简单包扎好之后,他也懒得再穿衣裳,低头擦拭着自己的佩剑。

    一道粉色的身影怯怯地出现门口,似是发现他上身并未着寸缕,发出了一声小小的惊呼。

    “没事。”他眉头都没皱一下,抬手就将簪子拔了出来。

    她还要说什么, 裴池却等不及了, 点了人马,放了小船下去, 匆匆朝着姜家的船使了过去。

    姜容心生绝望,不由自主的握紧了手中的发簪。

    若是今日难逃大难,她宁可自行寻死, 也不愿活着受辱。

    因着这阵混乱,萧怀衍的御船也被冲散,只留了一艘船尚且留在原地待命。

    裴池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伤口,好在小姑娘身娇体弱,他不过受了点皮肉伤而已。

    顾萱眼尖, 慌忙道:“前面是姜家的船。”

    姜家那边已经乱成了一团。

    因是轻装出行, 又兼有镇国公世子同行,苏氏根本就没有带上姜家的护卫, 现如今水匪驶船冲撞, 镇国公府的侍卫根本无济于事, 只来得及放下几只小船, 让家眷弃大船逃命。

    裴池倒吸了一口冷气,一把握住了她的纤细的手腕。

    “罢了。”裴池懒得唠叨,径直从衣袖里掏出一个小瓷瓶来扔给对方:“给里头那位姑娘。”

    “……裴……裴大人。”姜容一愣,又惊又喜,一边哭着一头就扎进了他怀里,带着劫后余生的狂喜:“我还以为是水匪……”

    “她没事。她坐的小船被陛下救走了。”裴池安抚她。

    “母亲!三姐姐!宣哥儿!”她一边哭着, 一边叫唤着亲人的名字。

    下属哪里还敢再顶嘴,连忙掀开帘子进去了。

    “我刺伤你了。”

    属下正要进去,裴池又补充道:“拿最好的,不会留疤的那种。”

    姜容踉踉跄跄地奔走在船舱内,根本无法站稳。

    客舱的门被踹开,一道高大的身影若隐若现,姜容死死握住发簪,尖叫着朝前扑了过去。

    捡回了一条命的苏氏抱着姜容、姜宣嚎哭不止,裴池不便留在这里,正要退出,姜容却拉住了他:“裴大人,我三姐姐……”

    望着抱成一团的一家三口,裴池眼底闪过一丝柔和的神色,出门便换来了属下:“烫伤的药膏送点进去。”

    听得姜蜜没事,姜容这才彻底放下心来,连忙去安抚母亲和弟弟。

    眼见火势越来越大,裴池也顾不上男女之防,伸手便将姜容横抱了起来,大步朝外走了去。

    “我是来道谢的。”姜容脸颊绯红,站在门口

    “这……”属下有些为难:“咱们皮糙肉厚的,哪里讲究这些,只能凑合先用着。”

    是水匪!

    裴池眉心一跳,连声音都变了调:“姜家?”

    锦衣卫训练有素,不出多时便将那些水匪打杀了个干净,只是这船却是要沉了。

    她用发簪刺中了他。

    裴池望着搭在自己衣袖上的手指,十指葱葱,指尖上还有被火灼伤的痕迹,起了几个水泡。

    船外传来了厮杀的声音, 裴池也顾不上思索这个可笑的,毫无由来的梦,握紧手中的刀一跃而起。

    堂堂锦衣卫指挥使大人,在这一刻如同十五六岁的少年郎,堪称狼狈地捞起一旁的衣衫随意裹在了身上。

    “是!”顾萱也急得要命:“昨日便收到了消息,承恩侯府姜家二房夫人苏氏带着姜蜜、姜容、姜宣回娘家拜寿, 镇国公世子薛靖霖同行, 与我们同日出发。”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玄幻小说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