柚子奶糖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梦轩小说),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柚子奶糖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别04别04,再绝育!江景延抱着花站在旁边,嘴角轻轻一抽,无奈地抬手扶了扶额。事情为什么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江景延还保持着蹲在地上的姿势, 望向拿着玫瑰俯身站在他面前的青年,迟迟没有说话。m.wangzaishuwu.com 他左手撑伞,右手还拿着小狗叨给他的那支玫瑰。裴钰直接把他的伞拿了过来,撑在男人的头顶上, 为他遮挡风雪, 然后将手中的那十几支玫瑰塞进了他怀里。:江景延只能伸手接了过去,淡淡的花香味裹挟着寒气涌入鼻腔.裴钰满意地笑了笑,“既然收了狗狗的花, 那也得收我的。” 说罢,他又问:“好看吗?”

    “嗷嗷嗷”......”平日里最调皮的地瓜仰着头欢快地叫了起来。裴钰一惊,立刻蹲下捏住了地瓜的嘴巴,然而下一秒

    一端庄规矩地坐在沙发上,白皙俊秀的脸上挂着从容得体的笑。坐在侧对面的江父江母神色微妙地打量着他, 以及他旁边的江景延。 这个叫裴钰的年轻人不就是裴川的堂弟吗?大晚上的,景延带着裴钰鬼鬼祟祟地从后门进来, 哦对了,还有五条狗。 关键景延手里还捧着玫瑰花,想必就是裴钰送的。除夕夜,裴钰不待在自己家里, 反而冒着大雪来这儿找景延,并且还送玫瑰花。 不对劲儿,极其不对劲儿。裴钰的姿态却很从容, 客客气气地接过江父递过来的热茶,“谢谢叔叔。” 坐着的江景延一脸木然,且生无可恋。周文倩的视线在两人之间来回打量,试探性地开口:在裴钰开口之前,江景延连忙解释:“他是我学弟, 恰好在附近就顺便过来看看我。” 裴钰微笑,面不改色地点了点头,“对。”周文倩神色微妙,明显没怎么相信这番说辞, 只意味不明地说了句:“这样啊,那还真挺巧的。” 大过年的顺便过来看看学长,还送玫瑰。

    “家里只有我一个人。”低低的嗓音里带着几分落寞,江景延回过头来, 对上了那双同样带点儿落寞的狐狸眼, 正眼巴巴地看着自己,还有旁边站着的小狗,也仰着脑袋同样眼巴巴地看着他。江景延知道裴钰家里的情况, 此时看着对方这样的神情,莫名有些不忍心。

    “你......... 你不在家里好好待着,找我有什么事?”还冒着雪,站在外面等他。裴钰轻笑一声,神秘兮兮的轻声开口:江景延皱了皱眉,表示不解。紧接着他就看到对面的青年朝他张开了手臂, 极其不要脸地说了一个字:“我。” 江景延: 没事我就先回去了。”裴钰赶紧拽住他的手腕,“哥, 你忍心看我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这儿吗?” 江景延:“回家去。”

    “这可是我冒着生命危险从我哥家里偷偷剪的。”这大过年的外面的店铺基本都关门了,花店也一样, 裴钰带着五只小狗狗狗祟祟地溜进裴家别墅的温室花房里, 挑的还是长得最好看的玫瑰。对此,裴川毫不知情。江景延:“......他捧着那些偷来的玫瑰起身,裴钰也站直了身体, 手中举着的伞始终挡在男人头顶。 江景延看着雪花落在裴钰的肩头, 对方握着伞的修长手指冻得泛红, 浓密的眼睫上还沾着细碎的雪花,

    “嗯,去吧,好好招待客人。”着江景延起身,礼貌地冲江父江母笑着点点头, 便跟着江景延往楼上走去,后面还跟着欢快的五只小狗。 等两人走远了,江鸿宇和周文倩才收回视线。江鸿宇摩挲着下巴,轻声嘀咕:“你说他们两个什么关系? 真是学长和学弟? 周文倩:“你信吗?”江鸿宇:“不信。”周文倩:“之前公司里不是传遍了吗, 有人天天送花给景延追求他,送花的该不会就是这个裴钰吧? 我还以为是个女孩儿呢。江鸿宇拿起果盘里的坚果送进嘴里,重重地咬得嘎嘣脆。他冷哼一声,

    “哥,我能去你家吗?”裴钰又问。好吧,看在小狗的面子上,江景延点了点头。裴钰顿时眉开眼笑,一双眸子在暖色的灯光下亮晶晶的, 眼角眉梢微微上扬,分外招人。 江景延低咳一声,移开视线,“这小狗是你养的?”

    “爸妈,那没什么事的话我们就先上去了,不打扰你们看春晚。”

    “鸿宇,你有没有听见狗叫声啊,还有好多只, 像是在吵架。”

    “听见了,这大晚上的哪儿来的狗,去看看。”夫妻俩起身寻着叫声的来源走去。后门,裴钰捂狗嘴的速度赶不上狗叫的速度, 多给他一双手都捂不过来.

    ....然,这花孔雀的脑回路都别人不同, 满脑子乱七八糟的玩意儿。 两人五狗绕了一圈,来到后门。江景延动作小心地打开了门,裴钰也放轻了动作, 配合着男人享受这仿佛偷情一样的刺激过程. 他抬起食指抵在唇边,冲五只狗子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压低声音:“待会儿别出声,知道吗?” 狗子们摇着尾巴,懵懵懂懂地眨了眨眼睛。下一秒--

    “嗷嗷嗷”......"

    “嗷嗷嗷........"其他四只纷纷欢快地叫了起来, 就跟比赛谁叫得最大声似的。 裴钰急了,“别叫,别叫!”另一边的客厅里, 正坐在沙发上看春晚的周文倩和江鸿宇同时疑惑地往后面看去。

    “嗯,它叫花卷。”说罢,裴钰转身过去, 对着停在路边的轿车喊着:“芝麻汤圆地瓜芋头,出来!” 江景延正迷惑着,就看见关上的后座车窗缓缓降了下来, 而车窗里探出来一只狗头,两只狗头,三只狗头,四只狗头, 此时正在车里蹦区着,憨厚欢快地朝他们吐着舌头。江景延:“.......裴钰从哪儿拐来这么多柴犬?柴犬还会开车窗?!嗯......不仅会开车窗,还会开车门。车门一打开,四只柴大便欢快地从车里跳了出来, 加上花卷就是五只。 五只小狗围在江景延身边屁顾屁颠地转着圈,还去蹭他的小腿, 咬他的裤管, 一只花孔雀就够了,现在还加上五只狗, 让江景延一时之间有些吃不消。 不过倒是很可爱。江景延忍不住去摸小狗的脑袋,。等他把五只都轮流, 一抬头就对上了裴钰那双似笑非笑的眼睛。 江景延脸上的笑容稍稍收敛,有些不自在地低咳一声, “进去吧。” 裴钰:“好。”两人肩并肩往里面走去,江景延怀里捧着花, 裴钰撑着伞往他那边倾斜, 五条狗子欢快地跟在主人后面。别墅前院的地面上铺着一层雪,留下深深浅浅的脚印。 江景延注意到裴钰的半个身体都在伞外面,不由提醒: “你把伞撑过去一点。” 裴钰拉长语调哦了一声,并没有移动伞的位置, 只是脚步往男人身边挪了挪,肩膀挨着肩膀。 他稍低下头,几乎贴着男人的耳朵,薄唇一张一合,低低轻轻地说:冷冽的寒风迎面而来,吹得人脸皮生疼。江景延却觉得自己的耳朵在升温,他抿了抿唇, 不着痕迹地偏了偏脸, 但鼻腔里还萦绕着对方身上淡淡的香水味。他带着裴钰穿过前院,在别墅门口停了下来,没有直接开门。江景延突然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这大年三十晚上,他带着一个男人五条狗回家, 而且手里还捧着对方送的红玫瑰,要怎么跟父母解释?912439795 这怎么想都很奇怪好不好?要不让裴钰回去......算了,都把人带到家门口了,而且, 想到刚才裴钰那落寞的神色,他又不忍心。 裴钰收了伞,偏头看向站在门口迟迟没有动作的男人, ‘怎么不进去?” 五只小狗也跟自家主人一样,齐刷刷地看着他。江景延:“........他挤出一抹僵硬的笑,试探性道:“要不...从后门进去?“不让父母看见,就可以不解释了。裴钰没说话,只沉默地盯着江景延看。人偷偷摸摸从后门进屋,确实不太礼貌, 裴钰不高兴也正常。 江景延在心里想着,正要开口解释, 沉默的裴钰突然弯了弯眼睛,

    “景延,你们这是?”赶过来的江父江母看到这画面,愣住了。正低头威胁狗子们的裴钰听到声音,下意识抬起头来, 搭不及防就与未来的老丈人和丈母娘对上了视线。 他右手还紧紧地捏着地瓜的狗嘴,左手缓缓抬起, 冲江鸿宇周文倩挥了挥,脸上挂着温和有礼的笑。 他放开狗嘴,稳重优雅地起身,冲两人礼貌颔首, 温和有礼地问好:“叔叔阿姨好。” 江父江母:“.......江景延:.......五分钟后-

    “这这区.......这怎么回事儿?”1292615

其他小说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