芒岁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梦轩小说),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芒岁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忠孝无法两全的情况下,他又能如何?

    裴浔拧眉轻‘嘶’了声,还不等他开口,不远处传来一句,“你们在干什么?”

    裴浔抿唇浅笑,循着她的话道:“多半是草民招人恨吧。”

    裴浔却没看他,只是自顾自的揉着腕子,清秀的眉目染上一丝愁绪,叹了口气,像是认命了,“陆将军说的是。”

    裴昭性子耿直,最易受挑拨,若非有人从中干涉,他怎会迫不及待的找他麻烦。

    “属下,没忘。”陆酌言憋屈回应,却不敢反驳。

    眼前的青年头戴玉冠,剑眉星目,虽是一身便衣,却不掩其风华,也难怪京中贵女念念不忘。

    赵槿从他手里接过,仔细看了看,不就一根普通竹绳,也没什么不同嘛。

    他心里挣扎又纠结,理智上告诉他,他应该要劝父亲迷途知返,莫要酿成大错,可依莫崧的性子,怎会轻易被他劝动?

    陆酌言当即松手,回头拱手道:“属下只是与裴公子闲谈几句。”

    赵槿伸出一根手指轻轻堵住他的唇,‘嘘’了一声,又道:“何必再演,本宫可是配合你把他们都教训了一顿,还装?”

    她居高临下的睥睨着他,“本宫最恨欺瞒,你全忘了?”

    裴浔望着她的眼睛,翘起的眼角潋滟多情,其间仿佛自成另一处天地,浩瀚星空,皎洁如月。

    赵槿自是看到了他眼里的惊艳,挑了下眉,轻声道:“怎么?”

    赵槿着实被这二人如此大的反应给吓了一跳,不明所以的望着他们。

    许是她的神情透着惋惜,赤裸裸的目光不加掩饰,裴浔的眸子在二人之间流转,微微凑近了点,低声道:“殿下。”

    莫知鹤嘲弄的笑了下,闭上眼重重吐出一口气。

    裴浔并未隐瞒,从怀中取出那根手绳,“只发现了这个。”

    《撩心不成反被撩》最快更新 [lw77]

    一抬眸就对上他冷淡到极致的目光,小心肝猝不及防抖了下,磕磕绊绊道:“那、那我也先走了……”

    “不急。”赵槿定定的凝望着他,“来日方长。”

    话虽如此,可是……

    “殿下。”

    “放肆!”赵槿突然横眉冷对,什么戏谑揶揄仿佛都是假象,她稍一扬声,陆酌言登时吓得慌忙跪地。

    他微微侧目,眼中暗含警告。

    作者有话要说:

    裴浔怔了下,嘴角弯起一丝温柔的弧度,“好。”他的语调里含着笑意。

    不知不觉,竟有些沉迷。

    他知道她的好,愿意感受她刻意藏起的善意,哪怕他们互相利用,各有所隐瞒,却能心照不宣,不说破,点到为止,也足以温暖人心。

    /

    赵槿见多了俊美少年,唯有他,总觉得遗憾。

    一男一女往外走,男子身形纤瘦,气质温和,女子眉目如画,清丽脱俗,看上去当真是郎才女貌,天生一对。

    赵槿迈步的脚微顿,意味不明的看向裴浔,弄得他心绪不宁,眼睁睁瞧着赵槿入了府。

    可恶!小人!

    “殿下……”

    赵槿随意应了声,斜眼看向那人,莞尔道:“莫大人今日来此,可有要事?”

    从前她的心是软的,却如裹了层寒霜,任人如何照耀,始终无法完全暖化。

    那一刻,他莫名生出一种错觉,仿佛二人之间的相处模式一直如此,平淡却温馨。

    他自然知道。

    赵槿颇为懊恼的瞥开眼,极力忽视他的笑。

    想了想,他回屋换了身常服,随后遣走随从,独自一人出了府。

    他也跟了上去,路过陆酌言时,被他一把拽住,手劲大的仿佛要折断他的手骨,裴浔被迫驻足侧目,藏在袖中的手微微攥紧,却没阻止他的动作,“有事?”

    她还给了他,犹豫一瞬,还是说了句:“若需要帮忙,就找……”话到嘴边,又是一转,“方梨。”

    裴浔不知该如何形容自己的心跳加速,只是周遭的空气仿佛都被抽走,呼吸逐渐困难,因她一个举动而方寸大乱,实在不像他。www.chunchou.me

    他快步跟上莫崧,仿佛身后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在追赶他。

    赵槿移开了些许,给了他一些空间,“自然是事情的真相。”顿了下,她疑惑道:“你当真是被人推的?”说是这么说,可满脸写着不信。

    陆酌言见他泰然自若的模样,心底隐隐不安,“我不管你有何目的,但你最好离殿下远点。”

    裴浔看着她弯起的眼眸,情不自禁跟着笑了。

    裴浔压下眼底的冷意,又露出那副委屈可怜的神情,“那殿下为何还要帮我?”

    裴浔勾唇,俊朗的面容松弛且温和,“殿下想了解我吗?”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旁若无人的模样,的确容易招人记恨。

    再不济,他也应将此事报与圣上,可那样一来,别说莫家了,就是父亲的命都不知道能不能保住。

    裴浔扬了扬眉,笑了起来,露出一排牙齿,满满少年气,“可是殿下说的,要我贴身伺候呢。”

    “咳……”裴浔面露尴尬,摸着后脖颈,“殿下看出来了?”

    陆酌言低头应‘是’,不着痕迹的瞥了眼裴浔,却见他朝他歪头微微一笑,那一瞬,他真想扑过去把他撕了,一口气不上不下,牙都要咬碎了。

    呸!不要脸!

    “对了。”她言归正传,正色道:“你此次前去可有收获?”

    赵槿眨眨眼,回他:“你受了伤是事实,本宫替你做主也在情理之中。”

    陆酌言:呸!绿茶!

    在赵槿看来,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一句话,何况好看的儿郎怎么看都不会腻,聊聊也无妨。

    陆酌言和裴浔相视片刻,像是达成了某种共识,“当心。”

    她的神色很奇怪,意有所指道:“你当真是一刻也不能消停。”

    陆酌言满意的扭头,却听见赵槿下令:“自去领十杖,如若再犯,本宫绝不姑息。”

    “滚下去!”

    裴浔静默片刻,嗫嚅一声:“不是说了吗,是我不小心……”

    “那便请吧。”

    ‘贴身’二字被他咬的极为用力,那张扬明媚的笑容像是挑衅,陆酌言气的牙痒痒,握着他的力道越发重了。

    赵槿没注意这些,可莫知鹤的目光却在他身上多停留了片刻,淡淡的笑意荡漾开来,温暖的气度似是包容了他的抵触,“殿下,有些事臣想与你单独聊聊。”

    头一次,他感受到了深深的无力。

    他真没想到竟被裴浔反将一军。

    丝绸装裹的马车缓缓驶过街巷,路上积雪早已化去,天边一道暖阳照在地面,冬去春来,微风吹起帘幔,令人心旷神怡。

    “殿下。”

    气氛一度凝固,莫知鹤神色未变,一只手微张,“殿下,请。”

    他没有留恋,转身就走,莫谦看了眼莫知鹤,踌躇着说道:“知鹤,你父亲他有自己的理由,你别……”

    此话一出,赵槿沉默下来,像是在思考,几息之后,她望向他的下颌骨,那里已经上了药,白色的膏体覆盖住那一道不深不浅的疤痕。脸上有了瑕疵,总归不是好事,何况他长得这般好看。

    赵槿一回头时,又见裴浔一脸无辜的望着她,仿佛当真与他无关似的,这幅神情她再熟悉不过了,便笑道:“好玩吗?”

    舔了舔唇,他艰涩开口:“殿下想听什么?”

    他摸着后脖颈,耳廓微红,状若无意的撩开帘子看向车外。

    裴将军毫不犹豫,“会死,会生不如死。www.silian.me”他回过头,认真且严肃的警告:“不要做多余的事,我辛苦了这么多年,绝不会让任何人毁了。”

    他的姿态像极了护食的鸟儿,生怕被人抢走。

    似乎从他坦诚相待起,她也变了许多。

    车内点起了淡淡熏香,赵槿懒洋洋的倚在车壁,时不时抬眸看裴浔几眼,嘴角那若有似无的笑意弄的裴浔好生局促。

    她话音刚落,两道声音同时响起。

    马车停下了,赵槿掀开帘子看了一眼,不知看到了什么,她沉默许久,突然扭头问了句:“裴浔,你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公主。”叶婵福了福身,踩着步子走到她身侧,“莫大人已在此等候多时了。”

    赵槿并未回答他的问题,只是将裴浔的手抬起,掀开袖子,露出那一截泛红的细腕。

    赵槿不疾不徐地走过去,府外众人都注意到了。

    陆酌言微怔,脱口而出道:“属下何错之有?”

    他们二人先后下了马车,裴浔见赵槿停在原地,目光望向前方,他也顺势往前看去,只见一名身穿玄衣的男子背对着他们,而陆酌言正环抱着剑,面色不善的紧盯着他,似乎对他极为防备,一旁围着一众小厮丫鬟,都对这个不速之客极不待见。

    尤其是她一侧脸颊上若隐若现的酒窝,俏皮又温柔,他痴痴的看着,分明没喝酒,却觉得醉意上头。

    赵槿心情甚好的歪着脑袋打量他,目光落在他白皙的后脖颈上,停顿须臾,脚尖微动,挪到了他的身侧,一手按住他撩帘子的手,笑着道:“方才之事,本宫需要一个解释。”

    只是可惜没能把裴溯牵扯进来,让他逃过一劫。

    赵槿失笑,抱臂靠着,上下打量着他,眼中有一丝玩味,“说实话,你演的实在不像。”

玄幻小说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