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修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梦轩小说),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司修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你!咳咳。”明代被气到了,又开始剧烈咳嗽。

    “郁哥,小时候就你跟明代的关系最好, 他对我们这些世家子弟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冷淡样子, 好像对我们不屑一顾似的,也就只有对着你的时候,他眼里才会拥有些许温度, 你也知道我是个有野心的人,我想要取代明家, 成为新的四大世家之首,你会帮我的吧?”贺郁收起那副懒散的样子,看了许魏杰一眼。

    “药..咳咳咳...”药郁..药。”明代断断续续,好半天才说清楚一句话,贺郁虽然听得费力, 但好歹听懂了。 他问了药放在哪里,明代告诉他在卧室的床头柜里。明代的客厅是在一楼,卧室是在二楼。是去过明代的卧室的, 说起来小时候他们几个世家的继承人还都在一块玩耍过, 他跟明代也是。小时候他就来过明代住的地方,对于明代的卧室, 贺郁简直驾轻就熟,这么多年,明代住的地方格局一直没变。 贺郁很快就来到了明代的卧室, 按照明代说的拉开了明代床头柜的抽屉, 那里面放了一小瓶药,还有...一个草编的兔子。兔子早就泛了黄,不复当初的青葱翠绿, 看起来主人很爱护这个十分廉价的草编兔子, 竟然用一个透明的塑料小盒子珍重的将他收藏在里面。这可是明五爷的卧室,而他的卧室里,一丝名贵的气息也没有, 而这个最靠近床头的抽屉里竟然就只有一瓶药跟一个草编的兔子这个兔子贺郁觉得十分眼熟。他想了好半天才想起来这个兔子还是小时候他编了送给明代的, 没想到明代一直将这个草编的兔子收藏至今, 还保存的这么完好这代表了什么? 不敢想。他恍恍惚惚的从楼上下来, 客厅里明代依旧咳的撕心裂肺。 贺郁赶紧给明代倒了一杯水,明代吃了药, 过了一会儿咳嗽总算是缓和了。

    “贺郁,你又来干什么?是不是没把我说的话放在心上?贺郁上前一步,“还能干什么,自然是想你了。”

    “我知道,所以才想请郁哥你出面。”

    “你!“明代不敢置信的瞪着贺郁,气的整个身子都在颤抖。www.shumobao.com

    “明代,你怎么了?差不多就行了啊,别装了。”

    “滚!这些话你骗骗小朋友就可以了,没必要对我油嘴滑舌, 说吧,找我有什么事?” 明代抬眼看向贺郁, 他眼眸虽清冷不带一丝世俗的杂质却让人感觉不太好接近, 有种高高在上的疏离感。贺郁讨厌极了明代这副高高在上的姿态。

    “那...郁哥,你能帮我一件事吗?”贺郁捧起许魏杰的脸,柔声道,“小杰, 对我你不用这般小心翼翼的恳求,我说过, 望,我就一定会帮你达成,无论是什么。”许魏杰红了脸,他在贺郁脸上亲了一口。

    “行了,就你嘴贫,说吧,到底什么事情?”魏杰小心斟酌了一下说辞。

    “不,我怎么能让郁哥出手呢?我想见一见明代, 只可惜明家对他的保护太过密不透风了,我竟是没找到机会, 郁哥一定有办法把明代约出来吧?”

    “别生气,你可以不跟我走,但如果明景因此送了命, 那可就怪不得我了。” 明代豁的一下站了起来,他近乎咬牙切齿的道,“果然是你, 我三哥到底在哪里?” 贺郁笑了笑,“别生气, 你要是因此气坏了身子那可就不妙了, 只要你跟我离开明家,我保证让你见到明景。”

    “你想让我做什么?对明代下手?”

    “贺郁!”明代显然是怒了,说话也带上了怒气。

    “这跟明代有什么关系?”提起明代这个名字的时候,贺郁没来由的心中一缩。

    “郁哥,你是爱我的吧?”129262个红酒杯,闻言挑了挑眉。他回答的毫不犹豫,“自然。”许魏杰抬起头, 一双略微狭长的微醺眼眸定定的看着贺郁。

    “贺郁,你简直....”要骂人, 可作为明五爷的教养又让他说不出骂人的话, 来。贺郁叹了一口气。

    “你要香水可以给你,但是你拍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给我删掉,在我有生之年,我不希望看到你拿着那些东西...” 明代顿了顿,剩下的话似乎再也无法说出口, 他有些难堪的闭了闭眼,

    “好。”许魏杰欣然应允。于是离开了才一天不到的贺郁,第二天又上门了。明代有些不耐烦,他神情恹恹的。

    “郁哥,我知道你对我最好了。”

    “不愧是明五爷,什么事情都逃不过你的法眼, 我来自然是想跟你找个没人的地方单独约会了, 不然你以为我能找你干什么?”

    “郁哥,你想什么呢?我不会杀了他的, 我只是想跟明代谈一场交易,我可以不对明家动手, 只要明代放弃四大世家之首的位置他们明家就依旧还是四大世家,只不过是换个方式。”贺郁拧着眉好半天没有开口。许魏杰试探的问,“郁哥?你不愿意帮我么?”贺郁忽的展颜一笑,宠溺的摸了摸许魏杰的头。

    “魏杰,你老实告诉我,你到底想做什么?明代还不能死。”

    “别别别,你别生气,我开玩笑的。”实想问明代房间里为什么还留着当初他送给他的那个草编的兔子,以明代的身价, 就算他想要个金兔子水晶兔子,钻石兔子,都是可以的,想要多大的都有, 为什么偏偏收藏着他年少无知时送的那个草编的兔子呢? 贺郁想不通。但他心里隐隐有些明悟,但他不敢往那个方面想。那可是明代,明五爷,是整个京城大家都肖想的存在, 而就是这样一个人几次三番被自己压在身下。 贺郁忍不住又想,明家的防守森严, 连只苍蝇都飞不进去,虽说他用了些小手段, 在明代身边安插了人,但是不是接近明代接近的也太容易了?甚至一点差错都没出?如果明家的防守真的这样垃圾, 那将来明家被许家取代,他一点儿也不会感觉到意外 。贺郁带着疑惑离开了明家之后接到了许魏杰的邀约。 二人一起共进了烛光晚餐。之后又腻腻歪歪了一阵。晚上许魏杰将贺郁带到了许家。对于许家贺郁已经十分熟悉了。现在他们贺家基本上与许家是一条线上的, 穿同一条裤子,他们的目标一致,那就是取代明家。 明家积威已久,压在他们头上也太久了, 京城的格局是时候变一下了。 两个人喝到微醺,许魏杰靠在贺郁肩膀上, 抱住了贺郁的腰。

    “五爷,你想骂人吧?要不要我教你? 你知不知道自己这个样子很...嗯...很迷人?你这是勾引,懂吗? ”明代还没反应过来,贺郁就勾着明代的腰将他往怀里一带, 毫不客气的吻上了明代的唇。 明代被吻的七晕八素,奋力挣扎。贺郁一松开明代,明代就涨红了脸,猛烈的咳嗽起来。他这一咳就有种停不下来的趋势。看那样子像是要把肺都给咳出来。郁本来以为明代只是愤怒极了,才会咳嗽, 见明代咳嗽的上气不接下气,整张脸都憋红了,他就慌了。 他知道明代身体不太好,是个病秧子, 外面的传言作为世家家主的他自然也是十分清楚的, 明代怕是活不久了。贺郁不知道为啥, 知道明代没几年好活的时候他并没有想象中的开心与解恨,反倒是觉得心中揪扯,十分难受。

    “他是明家的家主嘛,我们想要扳倒明家, 自然是要从明家这个家主身上下手,没了明代, 明家也就群龙无首。”贺郁冷道,“明家不仅仅只有一个明代,除了明代,哪个明景, 还有其他几个兄弟都能力不俗,明家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许魏杰微微一笑。

    “香水就在桌子上,你可以滚了, 以后我们没必要再见面了,贺郁,我是明家的家主, 不是外面那些你可以随意玩弄的人,我希望你能忘掉过去的那些事情,你不会再有这样的机会了, 以前是我大意了,一切就到此为止了。” 香水是明代跟系统要的, 毕竟这是根据他的体香弄出来的仿制品, 味道上没有丝毫差别。贺郁拿起那瓶紫色的炫彩香水看了又看, 又打开闻了闻,确实跟明代身上的香味一样。 只不过明代身上的味道更加清雅一些, 这瓶香水味道稍微浓郁了一些。 贺郁猜想大概是香水喷到身上,会散发一部分味道,就会变淡。

    “明代,你房间里....”明代抬头,“嗯?”贺郁,“算了,没什么,再见, 我也希望我们不会有机会再见了, 你放心我们之间的那些事情我不会说出去的,至于那些照片,闲暇时候我或许会拿出来欣赏一二, 毕竟那可是明五爷的珍藏版照片。”

    “想什么呢?我说过只要是你的要求我都会帮你达成, 我的命都可以给你,别说这点小事了,只是我跟明代不对付, 他的命你得留给我。”

其他小说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