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子仙君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梦轩小说),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木子仙君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清吾并非看不出来,黑子落败早就成定局了,可砚尘烬让着她,不会赢她,肯定要

    叶岚阕!

    “嗐,他又不欠我的,我总是一而再再而三的领他的恩情算怎么回事?你让我再想想吧!这事儿若是我真要求他,我自己去说,你不要开口。”清吾道。

    还没等清吾开口,砚尘烬便气呼呼地让开了。

    清吾摸摸他的脸,哄着他,“好好好,我们等会儿重新下就是了,不生气了,乖!”

    清吾冲少年招了招手,“阿烬,过来,别闹!”

    他笑盈盈的走近,盯着那下了一半的棋局,随后捻起白子,帮砚尘烬下了一子,道:“清清,你输了。”

    清吾重重的呼了口气,心情复杂,“让我想想。”

    叶岚阕显然也没想到开门的人会是砚尘烬,也是一愣,片刻才恢复笑容,抬手揉了揉砚尘烬的额头,“阿烬,你怎么对我敌意这么大?”

    江铭昀却道:“你若是觉得为难,我可以帮你在他面前提上一提,他定然会帮你。”

    叶岚阕一副不明所以的样子,清吾解释说:“他要和棋的,你这一子,他怕是和不了棋了。”

    这话问的貌似寻常,又带着几分亲密,听得砚尘烬心里很不舒坦。

    叶岚阕丝毫不客气地自己搬了个凳子坐下,问道:“清清近来过得好不好?”

    清吾着实开不了这个口,也没法儿恬不知耻的去求。

    “你有什么高见?”清吾偏过头,看向他。

    经过清吾这么一说,叶岚阕心里也酸了下,但很掩饰的极好。

    清吾握着砚尘烬的手,回答:

    砚尘烬躲开,眼睛里带着戒备和防范,“别碰我!”

    砚尘烬语气不善地问道:“你来做什么?就为了搅乱我的棋局?”

    那人不紧不慢的说:“岚阕长老可以帮你,你们不是青梅竹马吗?你去求他,他肯定有办法。岚阕长老是师祖唯一的孩子,虽然师父曾经杀了师祖,但心里始终是对师祖存了恩情的。是以,他对师祖留下来的孩子,也是厚待的,只要岚阕长老开口,师父绝对会给他这个薄面。”

    清吾沉默了,她以前误会叶岚阕那么久,到头来发现他为她做了太多太多,清吾从不喜欢欠别人的,甚至想还叶岚阕的恩情,可他不要。

    砚尘烬脸色阴沉,若不是他身娇体弱,修为不济,清吾真怀疑,他打算跟叶岚阕打一架。

    方桌右边是一盘糕点,左边是一盘紫红的葡萄,中间摆放着棋盘。

    他伸长了脖子往里张望,砚尘烬便故意跟他作对似的摇晃着脑袋,挡住叶岚阕的视线。

    叶岚阕笑了笑,叹了口气,故作委屈道:“小阿烬,你怎么这么仇视我?我这可是帮你赢了棋,你不感激我就算了,怎么还怪我呢?”

    江铭昀无奈道:“没办法,眼下想要离开华光门难如登天,你还是好好想想怎么自保,怎么保住砚师弟得好。m.sanguwu.com”

    少年皱眉,“你来做什么?”

    少年乖乖的在清吾身边坐下,委屈的埋怨,“他把我的思路都打乱了,好讨厌!”

    可一开门,瞧见叶岚阕的那一刻,他脸色一下子垮了下来。

    叶岚阕好容易进了门,瞧见清吾正盘腿坐在卧榻上,面前摆放着一张方桌。筆趣庫

    已经好久没瞧见叶岚阕了,清吾心里想着是不是江铭昀没听她的劝告,把事情跟叶岚阕说了,否则他今日突然来了,实在没道理。

    直到清吾喊他,“你干什么呢?谁啊?”

    江铭昀点了点头,觉得清吾这话说的有些道理,便也由她去了。

    虽然心里生气,可砚尘烬不想在叶岚阕面前闹脾气,这样只会正中叶岚阕的下怀,叫他有机可乘。

    叶岚阕仍旧是挂着一抹不着调的笑,摊了摊手,道:“我能有什么要紧事,只是好久没见你了,想你呢,今日刚好得了空,来瞧瞧你。没想到,赶巧儿了,阿烬也在。”

    清吾问他,“你今日来,可是有什么要紧事?”

    砚尘烬心情好的时候,性子也好极了。

    想要找一个砚尘烬不在的时候来,叶岚阕怕是也找不着她!清吾心里这么想着。

    然,清吾没打算去找叶岚阕,叶岚阕却自己找过来了。

    这日,清吾正在屋里和砚尘烬下棋打发时间,突然有人敲了门。

    已经欠了的没办法偿还,如今还要再欠他的?

    想法子和棋的。

    可她不在乎自己,但不能不在乎阿烬。

    叶岚阕笑了笑,推了下砚尘烬的肩膀,冲里面的人告状道:“清清,是我,阿烬不让我进去!”

    叶岚阕悻悻的收回了手,“清清呢?在里面?”

    清吾还以为是江铭昀,便央着砚尘烬去开门,“我不想动,你去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言情小说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