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里无里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梦轩小说),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空里无里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原野鹿不方便接BOSS的话,她撑着坚硬的水泥地爬起来,粗糙的地板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划伤了她的手,她心想可能是昨天晚上被移动的时候。

    原野鹿其实可以不听他的话,把这几天的事情全盘托出面前的青年,但她不明朗目前情况,不知道面前又是什么人。

    “这里应该不太方便谈话,或许我们能换个地方,你觉得怎么样?”夏油杰眼轻眯,扫了一圈旁边看热闹的人群。

    她也会避重就轻,半点不提自己也有主动的一面,话语透露出来的全是被迫。

    虽然已经毕业,但他们身为咒术师还是以高专作为基点行动。

    原野鹿被它吓一跳,BOSS很久没跟她说话了。

    “其实我真的不太想看到她这张脸,不论她做过什么,都已经不重要了。我只想过好自己的生活,反正她都死掉了。”

    还是这两个家伙装的?原野鹿阴谋论起来。

    “其实原野鹿真的挺扛炸的了,整整七天啊。”

    她盯着从人群中中逐渐走来的两个青年,他们在她眼里逐渐清晰。

    “666666,咒灵当老师。”

    但她肩部被一只大手用巧劲给定住,她走不出一步,她马上看向这人。

    两人帮她处理好手上的伤口,五条悟没再问她这几天情况,也没问她身上的事情,夏油杰倒是跟她解释。

    《你们咒术界迟早要完[观影体]》最快更新 [lw77]

    “我当乐子看,堂堂大恶人原野鹿要把她的一生像是电影一样放给我们看,这不是乐子是什么?”

    伏黑惠:“她原本的体质应该很一般,你没注意到一开始的时候她因为熬夜脚步虚浮,跑个步都上气不接下气吗?”这种就是久坐不爱动的体质,很虚,还可能是太湿热了。www.cuidie.me

    东京校的狗卷棘,熊猫,禅院真希,乙骨忧太;京都校的禅院真依,东堂葵,加茂宪纪,究极机械丸,三轮霞,西宫桃其实都在慢慢聚集到东京校里一起观看。

    “看是看出来了,但是——”五条悟浅淡的目光投向天上屏幕。

    所以他在原野鹿这里没发觉她携带咒灵大闹高专真的奇怪。

    “你失踪这几天去哪里了呢,原野鹿。”他声音微压,显得有些低沉,压迫感十足。

    他们是咒术师。

    他说:“如果有人问你这几天做什么了,你就你被邪恶诅咒师给拐跑了,并且强迫你做了这些事情。你的特级咒灵老师们就可以不提了,污染天元什么的同是。聪明的女孩,我想你应该知道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

    两个穿着黑色衣服,像是某个团体的制服一样的高挑青年,一个白毛,一个黑毛。

    但是原野鹿包庇咒灵和于泉光在她身上做手脚的事情,她把藏在自己身上的咒灵归结为诅咒,而且,因为她体质特殊的原因,他当时并不能很好分辨她身上携带的诅咒和咒灵。

    “卧槽,看着都痛,这咒灵绝对下重手了。”

    “谢…谢。”原野鹿眉头拧成一团乱绳,好像这两个家伙也不算太坏啊。

    五条悟耸肩松开她,此时语气倒是正常:“他去买点东西就回来,别着急。虽然有点擅自,但这点时间能告诉我下你这几天在哪里吗?”

    “我们来自这个世界里不被大众熟悉的另一个世界——咒术界,我们也是这个不被熟知的世界里更不被熟悉的群体,小众职业的咒术师。”

    “你猜对了,我听说她到高专的第一天把高专拆了,她耀武扬威放出特级咒灵还是那谁给的一级咒灵大闹高专。”

    虽然他也看出来少女已经不是普通人的体质,对于小伤口没有那么脆弱,但是她单薄的身躯,苍白的脸色真的让人有些忧心。

    “大声喊出来!!!这是我的偶像!!五条悟!!最强咒术师!!”

    “她还有用呗,不是我说,要是五条悟早点把她杀了,根本就不会发生后面那么多事情。”

    这跟BOSS,守劳,于泉光说的不太一样。

    “那个,不好意思,我们不一起去吗?”她歪着头看着在她肩膀的手。

    原野鹿感觉黑发青年比白毛青年好相处很多,下意识跟着他后边走。

    面前两人不论给她的感觉,还是身上挤压的威压都比她之前看到的特级咒灵恐怖数倍。

    咒术界。www.zhier.me

    看来这个失踪找回的星浆体,也没那么简单啊。

    五条悟轻轻‘哦’了下,没表现出相信还是不相信,只是问了句:“不认识不知道我们是谁,还敢乱跟奇怪男人走,你的胆子也很嘛。”他好似随便一问。

    “我擦,我男的,我也觉得他很帅啊,什么条件啊,可以一招秒掉对我来说很高级的咒灵。”

    “喂,悟,你好像吓到她了。”夏油杰勾他肩,把凑近吓到少女缩起肩膀的五条悟拉回来,冲原野鹿和善一笑,“抱歉,我们吓到你了。我们从得知你的存在开始就在寻找你,最近得知你的消息,有些过于紧张了。”

    白毛青年挑着一边高高的眉,探究锐利的苍蓝眼看向她,青年唇角还挑着一抹混不吝的笑意。

    “……不是谁都是你这种恐怖体质的好伐,虎杖?”钉崎野蔷薇不太优雅地翻了个白眼。

    五条悟挑唇笑看自己学生们讨论,但下一秒就听到了屏幕里传来自己的声音。

    高专。

    “喔豁,换地方了。”

    “啧啧,奠定前期战力基础是吧?几个特级教,难怪后来那么牛皮哄哄能弄死我们。”

    “……我听到了哦。”五条悟笑眯眯看他们。

    他听到自己学生在说悄悄话:“五条老师这种出场方式,还有说的这句话真的好像反派啊。”

    “这几天之后,她就要接近天元了吧?按道理来说,她体内有两面宿傩的手指,还有诅咒,进到高专是会被发出警告的啊。”

    毕竟她身上还有着特级咒物两面宿傩的手指,让他一时不察她当时携带的一级咒灵。

    白发青年大咧咧来到她面前,“诅咒之源头,罪恶之本身,星浆体你本身好像藏有什么大秘密啊?”

    “有点好笑,为什么这咒灵当起老师来还有模有样的?”

    五条悟一顿,只是叫了她一声名字,就能获取她的信任吗?有点单纯啊。

    因为这几天特训里那几只咒灵看她看的特别紧,她都不敢和BOSS交谈,而且消耗的力量太多,运动量太大,基本躺下就睡了,更没时间跟Boss说话。

    虎杖悠仁表示对原野鹿的扛轰扛炸叹为观止目瞪口呆佩服至极,“到底是两面宿傩的手指塑造了她的体质,还是她本来的体质就很强悍啊?”

    禅院真希打了个哈欠,倒是没觉得五条悟像反派,只是很疑惑:“后面她拆高专是因为携带了咒灵,第一次见面为什么看不出来?”

    他手里举着碘伏,朝原野鹿示意:“虽然回高专处理也可以,但是细菌感染的时候太快,所以我想还是先处理比较好。”

    是个刚获得咒力的不合格咒术师,获得咒力的来源应该也不太干净。

    “实不相瞒,我有点羡慕……不过我是坚决站在人类咒术师这边的!!背叛咒术界,背叛人类的都该死!”

    “……你叫了我名字。”还有这家伙也清楚知道自己是奇怪男人啊!原野鹿面露难色,眼神看着青年是说不出欲语还休。

    “

    “不愧是能和咒灵混一起的人,天生能融入是吧?”

    原野鹿还能咋办,当然只能跟他们走,这两个人看着不好惹,她拥有吃下手指之后,也能简单判断那些咒力更厉害的人或者咒灵了。

    “不是,五条悟他们这都没把她原地弄死??那不是他们大本营么?”

    走出被围观中心,三人拐了个弯后到达另一个拐角后停下,黑发青年朝白毛青年点了下头,示意了个眼神,自己走进拐角里了。

    “妈呀,这只特级咒灵浑身弥漫着死亡诅咒气息,这是我等三级咒术师不可直视之咒灵。”

    所以……

    因为天上的屏幕开始播放。

    原野鹿:“前几天我走在路上时,被一个奇怪的人打晕了,后面他说喂我吃下了特级咒物手指,威胁我不听话就会死掉。也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也教我学会了用咒力……然后我昨晚睡个觉,就到这里了。”

    走近他们之后,他拆开盒子,剥落包装,又递了个盒子给五条悟,“我帮她消毒,你拆一下止血贴。”

    “很感谢你能信任我们,跟我们走。先自我介绍一下。”

    原野鹿不打断,只用纯黑漂亮的眼眸认真注视他们,她想听听他们口中的咒术界,咒术师,咒灵,跟BOSS和于泉光,守劳口中的有什么不一样。】

    而黑发青年目光神情较为温和,只带着一点微笑的目光落在她身上,目光定在她手上的伤口。

    她身上的气息和咒力和悠仁同宗同源,皆出自——两面宿傩。

    原野鹿眨了下眼,回想起昨天晚上没睡觉之前于泉光和她说的话。

    “哈哈哈哈哈活该,狗咬狗。看到原野鹿被咒灵欺负,我还挺爽的。”

    【BOSS:“跟他们走,小鹿。”

    “不然怎么说人家是最强捏?”

    两人没有交谈多久,夏油杰很快从拐角处快步回来,手里拿着几盒东西。

    青年苍蓝的眼眸看似轻松地落在少女身上,六眼把少女紊乱的咒力痕迹,弥漫的诅咒,超强的咒力气息看得一清二楚。

    她看向五条悟,她毕业成为真正的咒术师之后也跟他出过几次辅助任务,他很强很敏锐,任何咒灵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这个声音,我曾听过的。”

玄幻小说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