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有酒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梦轩小说),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姬有酒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他们一共四个人,夫人的母亲是一个,还有一个应当是夫人的兄弟和嫂子,还有一个年纪比较小,是个孩子。”

    林晓静见状,又补了一句,“我们还要给漕帮做吃食,时间太不凑巧。你们也知道他们轻易不能得罪!慢走不送。”

    贴心都是以前的事了。

    “说是夫人的亲戚。”董安小心翼翼地抬眼瞥了一眼林晓静的脸色,“原本是没打算招呼他们进门的。毕竟小姐说了,要闭门谢客。”

    方大春怒目圆瞪,大舅妈也吓个半死,赶紧扶住外祖母。

    大舅母更是一把拽过孩子,“你姑姑是不乐意你有出息啊!”

    “就是出去订点货,不然后日就要开天窗了,做吃的也没得吃。”

    但是家务事,的确不适合外人在。

    “小安,你把门合上。”

    想起当日那场闹剧,方大春和大舅母能和外祖母一道来这里,想必已经是不计前嫌,放下了之前的恩怨了吧?

    林晓静忍着翻白眼的举动,直言道,“舅舅,小孩子读书,你应当去找夫子才对。我弟弟可没办法教人。”

    方氏惨然一笑,“当日我离开的时候就说了,我以后都和方家没关系。今天你们来,也只是客气客气招待,你们还想怎么样?”

    她抓起林晓静的手,声音异常坚定,“这件事交给我处理。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让他们再有机会欺负我们一次。”

    大舅母一直瘪着嘴巴没开口。

    她死死抿着唇,看着外祖母和大舅舅的眼神里全是愤恨,“还有什么好说的?”

    林晓静脸一冷,“谁来了,搞得这么慌张?”

    方氏也不想拖着,直接开门见山,“你们有什么事,就直接说吧。不然,就还是请离开。”

    “你们怎么才回来?”外祖母用略带埋怨的口气,“这茶都喝了好几杯了。若不是这鸡丝凉面的味道不错,我肚子饿着,都不想等。”

    外祖母不耐烦地瞥过眼,“行了,我有事同你说,让其他人都走。”

    林晓静则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实在提不出一丝笑意,只是拳头一紧,“这几个人能来做什么?”

    桌子上的鸡丝凉面基本都空了,摆着酸汤饮,还有不少瓜果。可见他们来的时候多么放肆,就像自己就是主人一般。

    也亏得董安聪明,远远的就拦住了林晓静和方氏的驴车,赶紧把事情都一一讲了出来,这才让林晓静他们有了心理准备。

    她没听到林晓静让她走,她就不敢动。

    董宁立时有些委屈,但是还是没离开。

    外祖母几人说话戛然而止,显然没想到一向心软的方氏能硬下心肠来,顿时都傻了眼。

    “他们现在在何处?有几个人?都说一说。”

    这件事的确不好处理。

    “我娘?”方氏声音都忍不住拔高了些。

    林晓初已经默默走到自己娘和姐姐身边了,有些丧气地低着头,“姐姐。”

    林晓静一听,眉头深深蹙起,“然后呢?”

    林晓静猜是大舅方大春。

    林晓初正对着门口,看见娘和姐姐一同进门,心里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多了一丝紧张。

    看得出来,董宁他们为了安抚这几个人没少花心思。

    ……

    “你怎么能这么对娘说话?”方大春对方氏的话有些不满,带了些责备,“梦兰,你以前可是最贴心的。”

    五六双眼睛齐刷刷地朝着方氏和林晓静。

    董安赶紧直了直腰,浑身一凛,回答道,“姐姐说屋子里都是夫人和小姐的东西,怕他们乱翻,所以只是把他们请在了外堂,还专门给他们做了些吃食,稳住他们。”

    方氏依然不为所动,“别说我们这里住不开,也没办法同夫子打商量,就算是可以,我也不会去做。”

    董安脸色憋的通红,眉头挤在一处,手舞足蹈地,“夫人小姐,有人来了,他他他……”

    喝个没完。

    方氏原本还有些不舒服,但是听完董安的话,已经全然清醒过来了。www.xialan.me

    外祖母看了看自己儿子和孙子,最终还是不情不愿地说道,“哎呀,女儿和娘怎么还有隔夜仇呢?”

    方氏眼里闪过讽刺和不屑的意味,笑而不语。

    王婶立马会意,暂时离开了外堂。

    外祖母发现一直闭着嘴巴不说话的林晓初突然起身看向门外,就猜到了有人来,也赶紧往门口望去。

    “既然我已经嫁出去了,就算是官府都没办法判我,大不了你就去告我。”方氏看外祖母依然不服软,心越发寒,说出来的话也越来越硬。

    《小林食肆经营日常》最快更新 [lw77]

    到底是个九岁大的孩子,怎么可能把这些事情都处理好。

    方氏心头一跳。

    反正也从来不把方氏放在心上。

    “是啊,小妹,哥哥来也是想为上次同你道声歉。”方大春舔笑个脸。

    若是忍不住,事情闹得受不了场,被人拿来当话柄,还要影响晓初科考。这件事绝容许马虎。

    如此看来,应当是外祖母,和舅舅一家。

    “你!你!你这个不孝女!”外祖母当即站起身,捂着胸口差点白眼背过身去,直接往后一仰,“你是我生的!”

    林晓静抬了抬手,让董安和董宁也来到自己的身边。

    “都是自家孩子,这点忙你都不帮?”外祖母急了眼。

    董安立马去把外堂的门关上。这样里面发生了什么事,外面都看不见了。

    “娘,我陪着你。”林晓静扶着方氏往里面走。

    林晓静和方氏刚一下驴车,就看到董安慌慌忙忙跑过来迎接。www.yeyue.me

    林晓静看向身侧的方氏,面露担忧,“娘?”

    唯有他们的儿子呆呆傻傻地在那里喝着酸汤饮。

    “怎么不是外人了?这事情她们怎么能听?”外祖母刚要摔桌子发脾气,就被方大春拉住,生生把嘴里没说完的话憋了回去,脸都有些泛绿了。

    当日离开连挽留都不曾有,方氏的孝心早就全死了。

    董安赶紧跟在后头。

    方氏抿着唇,没有开口。

    不知道他们来这里干什么……,只是一定不是什么好事了。林晓静面色越发难看,想起当日离开外祖母家的狼狈,尤其是母亲的痛苦,心中更加不忿。

    “被他们怎么了?”林晓静只觉得董安这几句话里,包含了太多意思。不知道是她听岔了,还是她理解错误。

    往里面走几步,就能听到外祖母的声音,有些子尖锐,是不是还穿插了些男人的声音。

    “你你你!你!”外祖母指着方氏,有一口气没一口气,差点背过气。

    外祖母说的其他人显然是董宁和董安两姐弟以及王婶。

    那边方大春见妹妹方氏的脸色不对,立马开始打哈哈,“哎呀,梦兰啊,娘也是等累了。你这是去哪里了,这么久才回来?”

    简直诛心!

    就连方氏也松了口气。

    林晓静揉了揉林晓初的脑袋以作安抚。

    舅舅更是着急,“也就是让孩子住在你们这里,到时候同晓初去一个夫子那里就可以了。”

    大舅母赶紧使眼色,扯着自己那傻儿子,“娘,你快说说话啊。”

    方氏不动声色安抚地摸了摸林晓静的手。

    咕咚咕咚。

    “怎么还不走啊?”外祖母看了眼董宁,厉声说道,“这般没有眼色?耳朵也没长?”

    声音有些含糊不清,但是听起来语气就有些不善。

    董安还有半年多就要科考了。

    到底年纪小了些。

    方氏捂着胸口,原先刚刚压抑下去的恶心又涌了上来,嘴巴微颤,“是谁啊?”

    “说是夫人的母亲。”董安的眼神充满了迷茫,“原先我们就请那位老妇人明日再来的。只说主人不在,所以没让他们进门。但是今日少爷正巧去了书肆,回来了的时候刚好被他们……”

    若是直接回了家,当面撞上那一家子,只怕是更令人头疼。

    “他们拉着少爷不放,王婶说,少爷是读书人,要面子,最是不能有一点污点。所以只得先请进来了……”

    外堂立马吵嚷起来。

    方大春见事情办不成,赶紧把局面缓回来,“娘,瞧你说的话,都是当日把小妹气伤心了,这才同我们见外呢。小妹不是这样的人。”

    方氏还是一脸倔。

    来了这么久说了这么多话,这才说出了一句“人话”。

    “这是我们办不了。”方氏难得的冷硬。

    只听外祖母又说道,“我们这次来,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你哥哥家的,也是你的二侄子,如今也四五岁了。不如就跟你家晓初一道念个书启个蒙。”

    林晓静扶着方氏的手一紧,示意她不要告诉外祖母他们去县城做了什么。

    “做得好。”林晓静冷静下来。

    林晓静嘴角勾出一抹讽刺的笑容。

    若不是王婶在这里主持大局,只怕董宁董安两个小的要没主见。

    她着重加强了语气,借势威胁。

    方氏皱着眉头,轻声说道,“就站在那里听就可以了,你和小安不用走,都是自家人。”

    “王婶,辛苦你去后院帮我收拾收拾,还有等王伟林回来以后,让他在后院等我们。”林晓静使了个眼色。

玄幻小说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