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星望月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梦轩小说),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观星望月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没有署名?”顾争有些纳闷,问小二:“送信的人长什么样?”

    嫁衣从来都是重工的,布料要最好的,上边的绣花式样宁多不少,白金线宝石点缀在关键处,样样都要提起百分百心思去缝制。

    想到自己那没见过几次面的未来夫君,康乐心中升起一股惶恐。

    “你家姑娘让我来的。”

    凝元说不上为什么,就是不喜欢刚才那个人,尤其是他看向俞如许的眼神,总让她觉得不舒服。

    “往去处去。”

    “这个……”康乐没有直说,反而道:“能让我看下那张纸条吗?”

    顾争拿出字条在喜儿眼前晃,喜儿跟在康乐身边识了几个字,抓住纸条仔细看,纸是小姐常用的画纸,字也是小姐的字。

    这样喜庆的颜色,繁琐的裙摆,顾争认出它的用途。

    等看清俞如许相貌后,康裕眼中一亮。

    康乐困在家中无事,照旧寄情于画作,听喜儿说顾争她们来了,虽心中困惑自己没叫过人送信,却还是让喜儿将她们带进来。

    纸条人人查看,绕了一圈又回到顾争手里,顾争思索片刻,回:“去吧,看看这位究竟是什么人。”

    顾争面色不改:“你错觉了,我对谁都这样。”

    凝元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华美的衣服,赞叹不已。

    “要去吗?”

    “谢娥表妹好,你像称呼修远兄一样唤我哥哥便行。“

    实在是一副好画。

    那些小姐们常做的是商讨时兴的眉型、新出的首饰式样,康乐觉得这些都不会是顾争她们喜欢的。

    喜儿皱眉:“是你们?你们来做什么?”

    俞如许摇头再次拒绝:“多谢好意,不过我们并非此地之人,不方便携带。”

    康裕又状若无意问:“刚才那几位姑娘是谢娥表妹的好友吗?”

    这样不识礼数的凝元进入康乐的闺房后,一双眼珠子滴溜溜地转,四处张望,想看看她的房间和自己的房间有什么不同,有没有好玩的、好吃的。

    逛着无趣,几人干脆返回客栈。

    她面上不显,眼底却透露出内心情绪,顾争在她正对面,抬眼便注意到。

    她们与康乐萍水相逢,康乐又怎么会知道她们住在哪间客栈、哪间房,若是有人跟踪她们,是绝对会被发现的。

    吃的玩的没找到,但让她注意到屏风后露出的嫁衣。

    “嫁衣?你要嫁人了?”

    就如顾争所说的那样,她可耻的、清醒的沉沦。

    康乐虽昨天想见顾争,求她解惑,可一来她不知道她们住在哪儿,二来是她有些害怕。她总觉得有些话问了顾争她们,她的人生将会翻天覆地。

    “不过既然上门,诸位若不嫌弃可在家中……”康乐愣住,她平时在家里只要有画纸笔墨就足够,一时竟不知该邀请顾争她们一起做什么。

    他又欲开口,谢娥却带着自家表哥寻来。

    《可我真没想救世啊!?》最快更新 [lw77]

    此人正是康裕,他本路过,却因听见俞如许点评画作的声音而靠近,这幅画是他亲手挂上,自然知道她们说的是那副。

    她之前甚至都不知道该称呼比自己大的人为姐姐,向来都是“俞如许”“人同”这样直呼其名。还是苏三给她打的样,让她明白该改口,唤她们姐姐。但顾争就不了,顾争不太正经,凝元觉得称呼姐姐太奇怪了,还是直呼其名。

    顾争皮笑肉不笑道:“这样不好吧,这是你小妹的画,怎么你说送人就送人呢?”

    “那人好奇怪,明明我们四个人站在那儿,他却一直盯着如许姐姐哦看。”

    喜儿不太看得上顾争她们,却还是给她们一人上了盏茶,退到门口等着小姐指令。

    顾争给了块碎银当做酬劳,小二喜笑颜开,感谢顾争后便继续去忙。

    照例又是顾争负责社交。

    “顾姑娘,原来你们在这儿啊!”

    当然,这是钱到位的情况下才能有的待遇。

    【昨日听姑娘一席话,心中颇有触动,想邀姑娘上门细谈,如若不嫌请至此地址。】

    两人相见,相谈盛欢。

    “凝元想说的应该是这画很有灵气。”

    踏进客栈,小二又上来,顾争心生不好,不会又是出什么意外了吧?

    谢修远介绍:“此乃我家表妹,谢娥。”

    没有什么艺术细胞的凝元张大嘴,夸道:“这画可真好看,这山可真山,这水可真水啊。”

    “小姐好,昨天未来得及自我介绍,在下顾争。”

    人同赞同俞如许的想法,赞道:“作画之人定是位洒脱肆意之人。”

    送给她们,话却是直直朝俞如许说着。

    康裕顿了顿,望向顾争问:“姑娘似乎对我有所偏见?”

    顾争不知道谢娥正在找她。www.yunchuan.me

    “谢兄。”

    又是每人介绍自己,顾争觉得自己可以考虑做个名片,新见一个就发一张,免得老费口舌。

    疼爱妹妹的康裕怎么会舍不得花钱呢?嫁衣是早早就请了手艺好的绣娘们开始缝的,如今挂在这儿流光溢彩,美轮美奂。

    见了顾争几人,康乐不自觉露出笑。

    “我叫康乐,你们直接叫我名字就好了。”

    谢娥去而又返,康裕留意到她。

    “那要去何处?”

    “我家小妹若是知道几位姑娘如此欣赏这画,定也会做出这般决定。”

    这时,从旁走出个玉面含笑的蓝衣男子。

    好在她们并没有那么倒霉,小二这次笑脸 ,提醒道:“诸位客官,这儿有你们的一封信。”

    俞如许眼眸微动,面前画作技巧并非绝顶,细节也非完美,但一山一水挥墨自然,让旁观者有种陷入其中的恍惚感,似乎抬脚便可登顶,挥手便可游水。

    康裕与谢修远交好,甚至将自家妹子交付于他,面对谢娥时自然也态度温和。

    “没有送信的人?”小二解释道:“今天我上楼给别的客官送饭菜,路过姑娘你的房间时,这信就卡在门中间。我怕有人误拿,便取下来想着亲手交给姑娘你。”

    四人此时正在一角落,整整齐齐仰头赏画。

    “说来你们可能不信,这纸条并非我所写,也非我所送。”

    纸条被递过去,康乐细细查看。

    或许康裕觉得自己盯着俞如许的状态是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但顾争只觉得那目光毫无礼貌,不像是看平等的人,反而是看随意挑选的物件。

    顾争对他们的对话毫无兴趣,可谢娥跟在谢修远身边,她还得先与她告辞。

    顾争侧头看她,沉重道:“我觉得凝元该去上学了。”

    想起昨天她那个问题,顾争想说些什么,却又不知从何开口,怕贸然说话冒犯到康乐。注意到旁边桌子上铺开的画纸,只好先另找了个话题:“你会绘画?”

    不求成才,起码咱不能是个文盲啊。

    俞如许也很少有这样的经历,毕竟她出门大多是为了捉妖,男女老少见了她不是害怕就是尊敬,还没有哪个人敢这样直勾勾看着她。

    顾争她们离开那儿,并不清楚康裕正在朝谢娥打探俞如许的情况,不过哪怕知道,几人也只会冷笑。

    “既然这样,那真是可惜。”康裕识趣不再提,又问:“不知几位姑娘来自何处?”

    “姑娘是如何知晓此处?”

    “好漂亮的衣服。”

    好在顾争她们并不是什么知礼数的人,尤其是凝元。

    “因为他没有礼貌,凝元你要记住,这样的没礼貌的人见到直接无视就好了。”

    可小姐今天没出门啊?

    “几位若是喜欢这幅画,不如我将它送给诸位。”

    “随便走的。”

    康乐心中也没多少真实感,平常新娘子出嫁前,家中老人都会教导关切,可她家中只有兄长,顾着为她出嫁之事奔波忙碌,也没什么经验,不知道要照顾她的情绪。

    “康乐,不知你邀我们前来所为何事?”

    “信?”

    谢娥毫不知情呼唤,顾争几人也不愿再和康裕相处,转身就走,康裕却紧随其后,与谢修远打招呼:“修远兄。www.qingqiu.me”

    康乐腼腆一笑,她平素并不爱出门,常于家中绘画,鲜少有人上门做客,这对她还是个新鲜事。

    因此顾争堵他话时,凝元乐的在旁看热闹。

    谢娥瞧了眼修远表哥,见他并无异议,笑道:“康哥哥好。”

    几人相视一眼,眼中皆是疑惑,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怎么会有人给她们送信?

    地址不偏,也在中心地段。顾争扣门,没一会儿出来个丫鬟。

    顾争打开信封,里面只有一张薄薄纸条。

    “这样,多谢。”

    谢娥听闻顾争几人要走,又看谢月和白苓正与几位小姐聊天,不像一时半会能结束的模样,只能遗憾送别顾争她们。

    “对,还有几日便是。”

    “修远兄,这位姑娘是?”

    “我猜也是。”

    康裕本想了解俞如许,顾争却将他的问题句句堵死,他见顾争对他无好脸色,心下了然。看样子是他目的太过明显,忽视这位姑娘,让她心生不满。

    但不管怎么说,她们上门,喜儿总得去知会小姐一声。

    顾争记得这人,对纸条主人心里也有了数,想必是昨天那位来去匆匆的姑娘。

    “若是我家小妹听见几位姑娘的夸赞,定会高兴不已。”

    就这样,刚回客栈的几人又循着纸条上的地址前往。

    “自来处来。”

玄幻小说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