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扇衫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梦轩小说),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云扇衫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系统认为江月疏的猜想很合理,小主神不爱欠人情,但它又觉得忽略了什么细节。

    半晌,傅照晚黑眸闪烁,嘶哑着嗓子开口:“真想一刀结束你。”

    傀儡没生命的死物,它想帮少女,本质就是小主神他想帮少女。

    须臾间,傀儡跳上少年的肩膀,它拉了拉少年发丝,倾身过去,嘴巴一张一合,似乎说了什么。

    “江月疏,你快摸摸你的肩膀!”

    江月疏:……

    系统不像江月疏,它过了不可置信的时间。

    他想杀她的,她确切感受到杀意。

    她启动最快的脚速去追赶。

    傅照晚则偏头,拿起丢在旁边的匕首,乌黑的发在她脖颈一扫而过。

    心绪蓦地被撞击,傅照晚额角抽动地厉害,五脏六腑碎裂,尚未被愈合,过度的情绪或造成更严重的破裂。

    系统兴奋回答她:“活着,活着!”

    他不再忆往昔。

    “是小…男主啦!”

    不是吧?不是吧?男主帮她拔箭?

    “你终于醒了!”系统惊喜。

    脖颈却被重重的击下,晕了过去。

    他苍白着唇,恨恨望着她,浑身戾气萦绕。

    箭没了,伤口也消失不见。

    温泉湖碧水如镜,水汽氤氲缭绕在四下,景色荡漾如仙幻之境。

    猛然站起身,从储物袋里拿出干净衣服披上。

    她来回去摸,诧异非凡。

    语毕,傀儡头上绿线一亮,它离开少女。

    基于此,他对自己的潜意识放狠话,显得好笑。

    但她后面的行为,带昏迷的他去安全的山洞,又是敷药,又是拔箭……

    他说:“一箭换一箭。”

    江月疏蹑手蹑脚地接近湖边。

    林中枝桠凄厉地叫嚣,乌鸦般的黑色鸟儿从少女头顶飞过,恶作剧般将少女秀发吹散,羽毛零零星星掉在少女身上,控告少女搅动它们的安宁。

    尚云少女箭依旧插在肩,头发乌丝铺散,脸色青白,蓝衣裙上血迹斑驳。

    是以,少女活蹦乱跳,而他奄奄一息。

    一根粘泥的羽毛因此不知不觉地掉进她的胸口。

    傀儡看他的肚子。

    少年脸色难看,沉声道:“我与她及她宗积仇之深,不杀她已仁至义尽,多余的事,我不会做的。”

    “我没事,小一。”傅照晚说。

    掌心窜起耀眼的火灵力,将灵气充当照明灯,借着光亮。

    抬起血仆仆的小脸,她放出神识,冒着白气的湖景传进头脑,神识不知撞到什么东西霍地反弹。

    却忘了水性不好的人,水里没有支撑,就只会乱扑腾。

    *

    江月疏没空欣赏,她只专注找男主。

    夜晚的秘境森林极显阴森,在似练月光下,树木藤蔓仿佛土中探出的青白鬼爪,搭配上幽幽起鸣的虫叫鸟鸣,让人不寒而栗。

    “舒服的温泉湖。”

    傅照晚打晕少女,步履不稳地坐到一旁,摸着后背出血的箭坑,他眼前发黑,胡乱在储物袋里拿出一截木头,旋即牙咬住木头,唰的一下拔出箭矢。

    两人无声,气氛在此刻凝滞。

    他摩挲蝴蝶结,视线慢慢挪向地面的少女。

    江月疏羞耻感冲到天灵感,她急切地松开双手双腿。

    说着,后背又一次泛痛,仿佛告诫他少女刚刚对他做的蠢事,他顿了顿,又说:“连拔箭治伤都不会的修士,死了活该。”

    经历过十方生死,这几箭,要不了他的命。

    那是谁?

    又呛了几口水。

    江月疏骤然坐起,她难以想象疯批男主傅照晚会帮她拔箭,更难以想象他帮她拔箭的模样。

    触及此,江月疏血液发冷。她救他,他却要杀她。

    系统无不耐烦地重复,“男主傅照晚!”

    湖面不见男主的身影。

    额角青筋顷刻间条条虬起。

    涂着药的披帛是谁的,他自是知晓。

    江月疏在系统一声声叫魂声中迷糊睁眼。

    江月疏若有所思,遂猜:莫非男主在还她的拔箭之恩?

    什么东西?

    身后也有东西!

    说完,他慢慢移走匕首,另一只手同时松开压制。

    ……为了什么?

    江月疏匆匆给自己套灵气膜,却不幸发现,她的灵气在治疗傅照晚时,已耗尽大半,目前无法凝聚一张完整的灵气膜。

    温和的木灵气走过筋脉,尔后他倚靠墙壁,头仰着,大口大口地呼吸新鲜空气。

    好难受……

    江月疏瞳孔一缩,往后退几步,一道比她高的影子突然出现在她脚下。

    傀儡没跟上少年,它停留在少女的肩膀侧,见少年望他,它犹犹豫豫地看少年。

    手撑着地面借力站起,掸掸灰尘,江月疏心态很好。

    她一个要去玄蓝秘境杀他的尚云弟子,为什么要一而再再而三帮他?

    傅照晚恍惚间想起,很久很久以前,也有蓝裙少女沉睡的场景。

    “啊?”江月疏微懵,但还是听系统话摸上了肩,“怎么了,没什么特别…咦我肩膀的箭?”

    少年的侧脸近在咫尺,仿佛歪头就能亲到。

    傅照晚目光在披帛蝴蝶结上微停,眉间飞上一抹烦躁。

    跳新生秘境之际,他不知受什么心理驱使。

    低眸一扫。

    江月疏面一喜,正要写字解释。

    被少年牢牢压于身下,她凝不起灵气字。

    傅照晚踢傀儡小一:“目前需找个有水的地方调息。”

    声线冷硬如冰霜。

    少年眼底的冷意如霜。

    气氛暧昧怪异。

    挡箭之事,他换位而思后,大概摸清她当时想法。

    “凫水都不会,真是尚云蠢货。”少年讥讽道。

    却在这时,哗一声,湖中涟漪大圈大圈荡开。末微光影下,水中一团暗影快速向岸边靠近!

    傅照晚的声音阴沉沉地响起。

    作为他分身之一的小一,也受他意识影响,把木灵气传了一半给少女。

    血窟窿眼汩汩出血。

    江月疏弯腰捡起披帛,想了想,她将披帛缠绕脖上,把几次遭遇刀子威胁的脖子保护好,随即深一步浅一步地走出山洞。

    江月疏怕幻听:“你再说一遍,是谁弄走箭的?”

    系统否认道:“不是我,我一平平无奇的系统,哪里有那种能力啊。”

    腹部这一箭穿透了身体,好在丹田没伤到根本,他看了箭几息,下一秒便拽住箭头直接从前面抽。

    它目送小主神离开,原以为小主神那么决绝,肯定不会管少女,毕竟小主神人设便是冷酷无情。

    左思右想,她只能想出这个理由解释,一箭换一箭。

    几乎是下意识的,江月疏脚伸了出去,两只脚缠住“救命稻草”,身躯紧贴“稻草”,往上攀爬。

    芦苇杂生的湖边长了几颗枯死的柳树。

    修士和傀儡说话,其实并不搞笑。

    好尴尬的接触!好要命的姿势!

    “抱够了吗?”

    《感化无cp文男主之后[穿书]》最快更新 [lw77]

    江月疏想,如果戾气能化形,傅照晚这时戾气势必会化成一只野兽,将她拆吃入腹。

    江月疏仰躺在黑暗中,独余洞口的月光一缕。

    “你帮我把箭弄走了?”

    她压根不想主动救他!

    脑仁如被皮筋弹了一下,倏地一疼。

    她看见周遭一片狼籍。

    江月疏僵硬偏头。

    但小主神情况例外。

    刚想拔腿离开,视线受黑夜影响,脚下被乱石绊倒,江月疏横倒出去,直摔入湖。

    良久,他平静下来。

    少女清楚如果他主动拿她挡箭,她存活的几率极小。相反,她自己去挡箭,能控制自己的受伤程度。

    事实上,一路上发生的所有事他都知道,但就是因为知道,他才无比烦躁。

    江月疏捂住头,问系统:“前面有什么?”

    小一用小手安抚地戳了戳,却戳到披帛的蝴蝶结之上。

    “江月疏,江月疏……”

    他的傀儡是意识分身,还是拥有灵魂碎片的潜意识分身。

    银白的箭在他身体里游了一圈,出来时,已是血红。

    小主神凝视少女的空荡荡的鬓角好几秒,冷着脸拔出少女的箭。

    紧接着,沾满血的匕首抵在少女雪白的颈上,划出浅浅血痕。

    僵硬的嘴里吐出深深齿痕的木头,傅照晚调动全身的灵气。

    傀儡眨眼。

    傅照晚去哪儿了?洗完澡走了?

    少年额间不知为何全是湿汗,浸湿浅绿的眉勒,透出一丝隐约的蓝色。

    江月疏拉起披帛,低头把半张脸藏在披帛里,耳朵也埋入披帛里,仿佛这样,就能抵挡住外界与内心的恐惧之声。

    凉意无边。

    而且不止活着呢?

    江月疏一直找一直跑,月亮爬到天幕正中间,脚下的痕迹消失,追踪男主的线索断了。

    一霎那,水四方八面地灌入鼻腔,进入口腔,呛入气管,眼皮被水压挤着,似黏住了胶水,睁也睁不开。

    血肉箭矢横陈,破烂披帛被扔在湿角落,干净的蓝上沾着黑泥。

    江月疏呆住,愣愣看着眼前人。www.chunchou.me

    江月疏奋力去够身边物,扑腾的手冷不防地摸到一块硬物。

    不仅给少女挡了三支乱箭,替她遮罡风,甚至还给她当了个肉垫。www.yuqin.me

    后面少女的行为,他借着分身看到,心也因此更烦躁。

    少年不留情地走出山洞,月光下,他在山洞前站立,片刻后忽而回身。

    时间倒回到半个时辰前。

    忍着惧意,她想为自己说些什么,但肩膀一半受伤,一半被少年的手反压住。

    “除了湖呢?”

    他牙齿发颤,轻轻唔叫了一声,蜷缩在墙壁,全身汗淋漓发颤。

    是一个聪明修士会做出的决定。

    可不到两分钟,小主神去而复返。

    她双手搂着少年的脖颈,腿圈在少年的腰胯部,少年胸膛光着,而她的衣裙被水打湿,勾勒出曲线,两人胸膛严丝合缝地挤压摩擦,惹出一阵阵火热。

    其余心软心动恻隐之心那些滑稽的缘由,不想也知道,绝无可能!

    它先目睹了小主神和傀儡对话的搞笑画面。

    “不管了,总之还活着。”

    浮起一个接一个疑问,她拧起眉。

    环视森林草中的被践踏痕迹,摸清傅照晚离开的方向,江月疏踏上跟踪男主的“旅途”。

    “正洗澡的男主。”

    她弓着腰,躲藏在树后,悄悄探出半只眼睛。

    她只能包住脚,其余地方暂时顾不得。

    他眼也不眨,没马上附灵气,又转眼处理起最严重的腹部箭矢。

    思忖着傅照晚伤至丹田,即便他修为高,也不能一时半会痊愈,推测少年走不了很远。

    直至头稳定露出水面,她呼呼地喘气,庆幸捡回小命。

    她喃喃自语:“我还活着?”

    空气中飘来阵阵水汽。

玄幻小说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