枝呦九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梦轩小说),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枝呦九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她叹息一声,又关上窗户,坐到临窗的榻上,她将头靠在窗户上,窗户外面,风吹梅花落,窸窸窣窣,她听得真切,却又没有勇气开窗看看是如何的窸窸窣窣。

    她告诉小云,“写的不好,自己也瞧着不好,便烧了,只当时警醒自己要写的更好。”

    她有时候想,她大概是疯了。

    回了饮琴院,她让小云出去,便一个坐在椅子上练字。太子妃娘娘是个好人,给她请来了教书先生,她一个字一个字的认,首先把小盛两个字默默记在了心里。

    清莺摇摇头, “等他过去了咱们再走。”

    然后就听小盛道:“刚刚走到前头, 又想起还要去小厨房里拿东西,这才折返。”

    清莺便等人走远了。这才走过去。

    踩在他刚刚踩过的地上, 悄悄的踏了踏, 她眉心泛上一丝欢喜。然后一转身, 就见小盛又出现在了转角处的小道上。

    她想,要是他说一句绝情的话,她可能就不这般了。又想,自己要是说一句绝情的话,小盛也不会这般。

    两个人守着礼。

    小云在一边问她,“主子,那是小盛公公, 咱们过去吗?”

    她轻轻的低了头。

    清莺低着头,对太子妃娘娘心虚又愧疚,索性便不读诗句了。不读诗句,便也没有那么多伤感。

    这让她觉得自己好像活的很好。

    他叫的轻。她听的心颤。

    那日小盛还在,太子殿下和太子妃娘娘问她,“怎么突然不愿意读书了?可是女先生教的不好?”

    小盛是不是也不敢想呢?

    清莺低着头,她没看见小盛行礼。倒是一瞬间, 想起了小盛之前跪在她的脚下叫主子。

    可她想到小盛也应当疯了,便有些高兴。

    小云笑着道:“那你去吧。”

    这是一种隐秘的,在这个东宫里,别有一番的心绪。

    小云道:“小盛公公, 你去哪里啊?”

    清莺连忙摇头,她小声的道:“不是的。只是古来诗词,读了这么多,似乎只有悲戚之时才有好诗句。读的都是写悲戚之句,久而久之,便不想读了。”

    清莺转过弯, 就见着小盛站在不远处。

    名字都记住了,但是没有用。她不能写出他的名字给他。

    清莺刚被封为昭训不久,还是第一回被他这般请安。她微微偏过了脸,小声的道了一句,“起来吧, 你既有事情,便快些去,免得耽搁了。”

    雁来音信无凭,路遥归梦难成。

    清莺便眼观鼻鼻观心的,不去看小云将纸篓子拎出去倒。

    小云笑起来,“昭训,您已经写的很好了。”

    小盛便走到前头, 又跪了下来,道了一句, “请清昭训安。”

    清莺的院子里面,没有种桃树。太子妃娘娘问她想要什么树种在院子里面时,她想起了白梅。白梅之树开的晚,花期晚,她很喜欢。

    他看着她, 她也看了眼他, 他迅速的低头, 她站着僵硬起来,没动,维持着主子的仪态。

    然后记住了自己的名字。

    只是等人走了之后,她打开窗,一时间怔了怔。白梅落在台阶上,已经落了一半。

    在此期间,他的目光没有在她的身上多一瞬,她的目光也没有看向他一瞬。

    主子。她是主子,他是奴才。

    太子殿下大笑,“那你是看

    这是一份谁也不能知道的感情,谁也不能知晓的秘密。清莺只敢关起门来,在纸上蘸上墨水,然后小心翼翼的写上小盛两个字,然后又烧了。

    她叹息一句,又跟着女先生读书,这回读了下半阙。

    她的头一直偏着,依旧看不见小盛的神情,只依稀看着他起来,又转身,走了。

    这般守礼,小云都没有发现,没有一个人宣之于口,没有一个人多做一个神情和举止,但是清莺从不怀疑小盛的情谊。

    但此时此刻,白梅树落,她想起了一首诗。

    她以前不懂这诗的意思,如今看见白梅,想到小盛,倒是懂了。

    小云便叹气, “小盛公公好像也看了咱们这里一眼, 不过他行了一礼就走了。”

    太子妃娘娘便笑着道:“你这是悟了——可惜了,我就怎么也感悟不了,想来我没有这个天赋。”

    离恨恰如春草,更行更远还生。

    她细细的读这两句,越读越伤心。那一日太子妃娘娘恰好从园子里面经过,见她拿着本书坐在花下落泪,忙问怎么了,她便道:“不知怎么的,就是觉得这诗伤感。”

    清莺有时候挺痛恨自己这般的,也恨小盛这般。

    别来春半,触目柔肠断。砌下落梅如雪乱,拂了一身还满。

    但是这句话怎么说,说什么,她一直不敢想。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小说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