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梦轩小说),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打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秦淮茹找了几圈都没有找到棒梗,她一脸着急的跑回贾家:“妈,东旭,不好了,棒梗不见了。”

    秦淮茹:“棒梗,棒梗,回家吃饭了。”

    江玉燕眨眨眼:“茅台?”

    杨建业和江玉燕一愣,随即相视一笑,一脸幸福的将嘴边的烤鸭卷饼吃下去。

    贾张氏倏地一惊,从凳子上站起来:“不见了?什么叫不见了?怎么不见了?”

    秦淮茹红着眼眶:“我找遍了四合院周围的所有胡同,都没有找到棒梗。”

    最好的爱情莫过于此,你心中有我,我心中有你。

    大树上的棒梗微弱的哼哼唧唧,只可惜没有人听到......

    “有事?”

    秦淮茹:“棒梗去胡同玩,还没回家,我去找他回家吃饭。”

    “咚咚咚~”

    几乎是同一时刻,杨建业和江玉燕将自己手中的烤鸭卷饼递到彼此的嘴边。

    傻柱一愣:“我刚从胡同走回来,胡同没孩子啊。”

    就像是自行车,现在京城这边还是一百六一辆,但是在隔壁省,都要六百四十元一辆了。

    此时正在大树上卡着的棒梗奋力挣扎着,不停的挪动着,想要引起秦淮茹的注意。

    或许可以问问她,有没有见过棒梗回来。

    杨建业和江玉燕这边一起吃着烤鸭,喝着小酒,气氛越来越温馨。

    秦淮茹飞快的跑出四合院,沿着四周棒梗经常玩的胡同找了一圈一圈又一圈,还是没有找到棒梗的下落。

    杨建业:“我买的是茅台,粮食酒,哪怕喝醉了,都不会头疼的。”

    傻柱看着秦淮茹眼睛一亮,“秦姐,这么晚了,你这是去哪里?”

    不管多少困难,多少幸福,我们都是双向奔赴,而不是让一个人一味的付出。

    杨建业没好气的走到门口,打开门,就看着秦淮茹眼泪汪汪的站在门口。

    她拿起一个卷饼学着杨建业的样子,给他也包了一个大大的卷饼。

    贾东旭脸色阴沉:“还不出去找,去找找小五子家里问问,棒梗经常和他一起玩。”

    江玉燕因为喝了酒,脸颊绯红,此时一双大眼睛,泪汪汪的看着杨建业,眼眸中似乎有说不完的情意。

    现在这么晚了,棒梗还没有回家。”

    杨建业坐在桌子旁边,拿了两个杯子,给自己倒了满满的一碗,给江玉燕则是倒了浅浅一层。

    贾东旭也是一脸着急,他现在已经是个废人了,棒梗很可能就是他唯一的儿子,要是现在秦淮茹没怀孕的话。



    但是任凭秦淮茹想破脑袋,她也想不到,自己的儿子能够被卡在那么高的大树上。

    秦淮茹点点头,走出贾家,走到杨建业家门口的时候,秦淮茹脚步一顿,她记得江玉燕一下午都在四合院的。

    江玉燕将手指放在杨建业的眉心上,轻轻抚平:“建业,不要皱眉,我心疼。”

    杨建业和江玉燕之间的温度逐渐升高的时候,敲门声响起。

    秦淮茹穿着衣服走出四合院,正好看着傻柱拎着一瓶小酒往屋子里走。

    杨建业点点头,这个年代的茅台只有两块钱一斤,但是杨建业知道,要不了多久,就会提高到十六块钱一斤。

    这几年,物资极度匮乏,不管是粮食,日用品还是酒,都是且行且珍惜。

    秦淮茹心底一沉,心中有了一抹不好的预感:“我去看看。”

    杨建业点点头,他的小燕子,现在会喝酒,那才问题大了。

    秦淮茹做好饭,放到桌子上,却不见了棒梗的身影:“妈,你看到棒梗了吗?”

    杨建业的声音冰冷无比。

    秦淮茹将围裙摘下来,穿上外套说:“我出去找找去,这天都黑了,棒梗还不知道回家。”

    杨建业微微一笑,抓着江玉燕的手:“小丫头,真贴心。”

    江玉燕眼神闪烁,点点头:“好。”

    正在屋子里吃饭的杨建业听到外面的声音,眉间微蹙:“贾家又闹什么幺蛾子?”

    贾张氏跑出四合院,坐在院子里,就嚎啕大哭:“棒梗啊,我的小祖宗啊,你去哪里了啊,你赶紧回来啊。”

    贾张氏一愣:“没啊,我估摸着是不是去胡同里玩了?就没管。”

    江玉燕站起身来走到门口:“你说谁?”

    ......

    杨建业给江玉燕包了一个烤鸭卷饼,江玉燕看了一遍,很快就学会了。

    秦淮茹皱眉,棒梗就是再贪玩,也是个孩子,要是一个人在外面出点事情怎么办?

    杨建业:“你不会喝酒,先吃一点肉,再喝,会好过一点。”

    秦淮茹心中一紧,“建业,我就是想问问玉燕,她今天下午一直在四合院,有没有看见我家棒梗。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小说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