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帅酱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梦轩小说),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一个帅酱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未央,终究是我负了你。

    想起自己四年前坠海时的痛苦,冷未央眼中烧起一片仇恨的烈焰。

    或许他从一开始就错了,就不该为了阿鸢让何楚搬进冷家,让她有不该有的幻想。

    直到天将明时她的温度渐渐降下,他才昏昏沉沉的趴在床边睡过去。

    沈未央就算是站在阳台上,也没注意到老洋房附近停着的那辆宾利。

    “你怎么知道?”沈未央一愣,扫了一眼趴在床边熟睡的男人,冷漠道:“或许吧。”

    沈未央:“长亭,谢谢你一直以来这么照顾我们······”

    沈未央:“他问过我为什么回来,我说是工作需要,但其实,我说什么他都不会相信,这个问题本身就很没有意义。”

    面对电话那头女人的歇斯底里,冷怀谨冷静的可怕:“我给你一星期的时间把房子选好。”

    沈未央:“他们非要跟着来,我又不能把真相告诉他们,就暂时这样,能瞒多久瞒多久,反正最后冷怀谨都要知道他们的存在。”

    “冷怀谨也一样。”

    “打住,”顾长亭的声音骤然一冷,“你知道该怎么报答我才是最有用的,如果你不愿意,谢谢也显得多余。”

    末了,他又补充一句,似乎是警告。

    还真是感人。

    冷怀谨守了她一夜,车内的男人又何尝不是守了一夜。

    什么“宝贝儿我想你”“宝贝儿我真的很爱你”“我想尽快看到你,等你忙完这两天我就去接你”。

    顾长亭看了一眼站在不远处阳台上的那个女人,然后让司机开车离开。

    “长亭,阿诺那边就麻烦你多照顾了。”

    “阿谨,阿谨救我,救我······”

    顾长亭:“你心里有数就好。”

    “你什么意思,冷怀谨你什么意思啊?”

    顾长亭:“现在怎么样?”

    顾长亭:“你放心,阿诺是在我名下的孩子,冷怀谨不会查出什么,倒是阿珺和小依依,他们跟着你没关系吗?”

    想起那个一出生就必须住在医院的可怜孩子,沈未央心中就疼得厉害。

    沈未央醒来时,看到熟睡的男人,愣了一下,随后不屑的冷笑一声。

    何楚的声音一下就降至冰点。

    顾长亭无奈叹道:“Jane,我问的是你发烧的事情,烧退了吗?”

    沈未央一愣,随后才反应过来,尴尬道:“我没事,已经退烧了。”

    “他一直在守着你?”

    想起那个小小年纪就要赶通告拍广告的小家伙,沈未央就是一阵心疼:“宝贝儿,早饭吃了吗?”

    做这一切的时候,他想起当初他在外应酬喝多酒回家的时候,她也是这样照顾他的。

    宝贝儿?

    顾长亭的声音里带着一股淡淡的宠溺:“没事就好,下次小心,不要再给何楚伤害你的机会。”

    说完,他直接挂断电话。

    沈未央,你真的能忘了他吗?

    “你是要过河拆桥是不是?当初我怀上冷鸢的时候你是怎么和我说的,你说好了只要我把孩子生下来,你就会一直照顾我们母女的,现在冷鸢长大了,不需要我了,你就准备把我一脚踢开了吗?”

    说完以后,他就冷漠的把电话挂断。

    她轻轻下床,拿起手机去阳台上回电话。

    “你放心,我回来是为了复仇,更是为了他的骨髓,不会再让自己重蹈覆辙。”

    一整晚他都守在她身边,仔细的看护着她,像是当年她对待醉酒的他一样有耐心。

    时过境迁他才明白,一颗干净的爱着他的心究竟有多难得。

    曾经恨不得想要杀了她的男人,昨晚居然会担心自己发烧烧死,一直守在自己身边。

    只是那时候他不识好歹,只当她这样做是为了讨好他,是为了冷家的财富。

    一口一个宝贝儿的,亲热的不行,简直是污言秽语,不堪入耳。

    和顾长亭通完话之后,沈未央刚准备进屋,就接到了沈子念的电话。

    “当然,如果你不选,时间到了你可以直接滚出冷家,什么都得不到。”

    冷怀谨心中顿时就怄着一口气,恨不得把电话那头的男人揪出来掐死。

    重新走进卧室以后,他听到了沈未央不安的呓语,看到她冒着冷汗的额头,立刻去浴室拿毛巾,打湿以后又拧干,帮她把因为发热而出的汗擦干净。

    “抱歉,昨晚发烧睡着了。”



    冷怀谨醒来以后看到她身影单薄的站在阳台上,立刻拿着毯子要给她披上,但是冷不丁的就听到她这么亲热的在打电话。

    顾长亭冰冷的像是硬质金属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

    一大早的,叫谁叫得这么亲热?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言情小说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