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帅酱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梦轩小说),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一个帅酱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而且,烤蛋糕不需要时间吗?又说专门烤了蛋糕又说在这里等了他很长时间,这个女人是会分身术吗?

    “这是我的要求,交给你们冷总。”

    “他答应我要去参加阿鸢的班级活动,今天阿鸢班里还要来两个新同学,会有一个小小的欢迎舞会,爸爸妈妈都要去的。”

    就在她要出去的时候,撞上了来找冷怀谨的何楚,她收敛神色,冷淡的对何楚打招呼:“何小姐。”

    男人平静的声音在空气里响起,何楚的心脏似乎一下被提

    “Jane已经走了吗?”

    当冷怀谨在地上看到那块已经被摔碎的手表时,办公室里的气压瞬间变低,压得人心口喘不过气来。

    沈未央已经死了四年了,为什么还要阴魂不散的霸占冷怀谨的心!

    何楚按下心中的不快,扮好一个温柔妈妈的角色对他说道:“我都等你到中午了,现在就要过去,新来的小朋友的妈妈会给班上每个小朋友准备小蛋糕,我特意学了烘焙,也专门烤了小蛋糕。”

    冷怀谨挂断电话以后何楚试探着开口问他。

    看到冷怀谨这副方寸大乱的样子,何楚心里很不高兴。

    这么多年了,冷怀谨一直戴着这块破表,坏了也要拿去修好。

    她若无其事的笑着朝他走去:“这不是下午要去参加阿鸢的班级活动吗?我怕你临时反悔,不去了。”

    那头不知道说了什么,冷怀谨的声音逐渐冷静下来:“先答应,把她稳住留在国内,后续的事情我会亲自找她谈。”

    何楚不屑的瞥了一眼的她的穿着,没什么耐心的问她:“怀谨现在人在哪儿?”

    “你可以直接告诉他,想让我签下协助合同的前提是,把公望街的那栋老洋房送给我。”

    冷怀谨觉得这女人简直不可理喻,什么都要比,根本就不知道阿鸢究竟需要什么。

    “拽什么拽,不过是生了个女儿,这么多年还不就是个没名没分的小三而已。”

    摆明了就是要拿着家里佣人做的去邀功。

    “暂时不修了。”

    看到桌面上那份多出来的合同,他冷峻的眉头微微蹙起,翻了几页以后脸色大变。

    听到何楚这样说的时候,冷怀谨有些不高兴:“你准备什么,今天是新同学的欢迎会,你去喧宾夺主对阿鸢有什么好处?”

    最一般的老洋房都是千万起步,这个Jane不过是一个稍微厉害点的游戏工程师而已,居然脸大的还没入职就要一栋老洋房,胃口真大。

    “怀谨是个顾家的男人,不是什么小妖精都看得上的,有些女人还是自重点比较好,别到时候连哭的地方都没有,你说对吧,于秘书?”

    “冷总,我已经和钟表大师约好时间了,现在过来拿手表。”

    一个死人,她汲汲营营这么多年,连一个死人都斗不过吗?!

    老洋房?

    何楚握紧手中的皮包,紧张的绷直后背。

    他的声音微微颤抖,甚至拿着座机话筒的手也在颤抖着。

    听到冷怀谨的声音,何楚这才从怨恨中清醒过来。

    转身背对着何楚朝电梯走去,于楠瞬间变脸。

    于楠被她提点的脸色难堪,但是不得不堆着笑附和道:“何小姐说的是,我先去拿份文件,您在这里等着冷总,他应该很快就开完会了。”

    这女人真敢想。

    “你怎么来了?”

    “抱歉,沈小姐,冷总现在在开会……·”

    看着沈未央离开的像是白天鹅一样高傲的背影,于楠不屑冷哼。

    冷怀谨低头要去拿桌面上的手表,但是没看到,脸色猛地一沉。

    说到冷鸢的时候,何楚的语气里带着一丝炫耀,看着于楠的目光变得愈发不屑。

    何楚还没注意到自己话里的漏洞,不服气道:“我们阿鸢生来就是小公主,她必须要做所有宴会的焦点,我不允许任何人抢了她的风头。”

    空气陷入可怕的沉默之中,何楚似乎能听见自己心脏跳动的声音,一下一下的,似乎是她生命的倒计时。

    冷怀谨收敛神色,不欲与她多说:“阿鸢的班级活动什么时候开始?”

    冷怀谨避开她想要触碰他的手,朝办公桌那边走去:“我既然答应她了,就一定会去。”

    沈未央没有耐心听她把话说完,冷漠的从包里拿出事先准备好的合同放在冷怀谨的办公桌上。

    但是就在他要何楚把小蛋糕撤回不要送去幼儿园的时候,卫泽进来了。

    “谁啊,难得让你这么高兴。”

    她小声念叨的声音并没有逃过何楚的耳朵,导致何楚在办公室怄着气等了好久都没看到冷怀谨出现,反而看到冷怀谨办公桌上的那块手表,她彻底发疯了,直接将它狠狠的往墙上砸去。

    Jane是谁?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言情小说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